第66天:明天就出发!

收拾行李的混乱场面
收拾行李的混乱场面,地上的那个称是今晚的主角。

今天花了一整天收拾行李,现在已经是晚上1:35了。刚刚半个小时以前,微风满脸慌张的跑来跟我说:“咱们的行李还是超重了!”。

“超重”,是今天的热门关键字。

早晨一起来微风就催促我快点下结论,到底是带大车还是折叠车。两个人把行李重量大约一算,大车肯定是带不了了。两个人总共40公斤的份额,光车子本身就差不多25公斤了。“不然一定超重”,于是两人在临走前一天做出重大决定:带折叠车。

等到了晚上11:30,两个自行车包里塞得几乎都拉不上,两个徒步用的75升的大包里也是满满当当。微风一量,每个自行车包重15公斤,大包各重10公斤,“还是超!” 于是决定把我的老款自重2.5公斤的Acme包留在家里不带,并减去肥皂、香皂、洗衣粉若干。接着将大包里的物品合并到另一个哈里和魔幻捐助的“花岗岩子午线75升”的包里。

接着就是1:15,微风愁眉苦脸的又来了。说自行车包一个18,一个16,子午线大包10,“还要减!”。 于是两个人算计半天,再次开始痛苦的割舍抉择。最后决定包括放下各自徒步厚袜各一双,把自重2.2公斤的01年款的三夫三季帐也放下,还把为了追求舒适而带着的睡衣,抓绒裤也都恋恋不舍的放下。

2:15分,微风带着疲惫的表情说:“还超2公斤”,结果又是一番讨论,只好放下所有的洗衣粉,丛林手套,我的牛仔裤、皮带,以及微风的洗发水、洗面奶、面膜。这意味着在未来的一年里,我要么穿黑黑的冲锋裤,要么就是土黄色的速干裤,没有其他选择了。

2:27分,微风跑过来:“还差1公斤”。眼见一个有一个包变空,怎么还差一公斤?两个人再次重新审视每一件要带去的东西。最后发现,如果冲锋衣和抓绒衣都穿在身上的话,就可以省出大约2公斤。这样的代价就是不能穿羽绒服出去了。等到年底在欧洲时恐怕就要依赖于两件抓绒加一件冲锋衣做保暖了。

3:07分,微风终于带着欣慰的表情走过来说:终于可以睡觉了。 大包一个15,一个16,子午线9,加起来刚好40公斤!其余的所有物品,包括笔记本电脑,旅行书,相机,其他国家所需的签证资料都要放在随身的两个25升的徒步包里。

明天,其实也就是今天,下午蚂蚁开车送我们去机场。当地时间6号晚上5点到达新西兰北部最大的城市奥克兰。

再见北京!

第65天:倒数第二天:赶活、学习自行车保养以及。。。踌躇

决策之难 ( Credit: pulpolux@flickr)

决策之难 ( Credit: [email protected])

今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赶活上,从早忙到傍晚。中间抽出来点时间学习自行车的一些维护和骑行知识:自行车维护大全,自行车变速的技巧,自行车链条保养及使用知识。

微风早晨搞定了境外应急保险和交通意外险(这个内容足够写一个系列的文章了),下午把手上的项目做完,就赶紧张罗打包。航空公司的规定:环球行套票的旅客可以托运两件行李,每件重量不得超过20公斤,最长边不得超过2.5米。我和微风两人的笔记本电脑连电源加在一起:6公斤;自行车裸车:12.5公斤/每辆;衣物、药品、睡袋、帐篷合计:18公斤;加上驼包、包装箱的重量,真不知是否会超过限额。傍晚时分打电话给大师,得知驮包还没有到货,需要等到明天早晨再打电话确认。后天就要出发了,到现在还有这么多未定因素,真让人有些不放心。 

到了晚饭时分,这种焦虑开始变的焦灼起来。我们开始问自己各种各样的问题:是否真的需要带山地自行车?能否带上9公斤重的折叠车?这次出行到底会怎样安排旅程?以至于到了后来,开始归宿到最根本的问题上:在这一年里,我们希望看到什么?吃完晚饭,把思路整理了一下更新到这篇文章里。从这个安排看,会有相当一部分时间会在城市近郊,剩下的则会是在各个国家公园露营或者徒步。所以应该依赖公共交通进行长途跋涉,而自行车更多是用来做短途交通以便降低出行成本。貌似折叠车可以提供的灵活性要剩过山地车跑长途的能力。也许,应该换折叠车?

如果这样的话,那可是最后时刻的大变化。

今晚准备衣物的时候看了TED上关于人类决策错误分析的演讲。自省一下,觉得自己在决定购买山地车时,没有“Vivid”(录像中采访时的原话,指的是尽量填补未来即将发生的所有未知的细节)的考虑每种选择在实际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就匆忙下了结论。以后应该改进才是。现在无论如何,先睡一觉再说。看看明天早晨起来会有怎样的决定。

下面就是这个录像的视频,里面有很多有趣的心理学实验的结论,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