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Takaka修整的两天

2009年4月17,18日两天,我们呆在Takaka修整,开车到附近的景点游玩。在旅舍老板的建议下,趁着落潮,我们到附近的海滩挖新鲜的牡蛎,用开水一烫,味道鲜美极了。老板来自津巴布韦,非常热情友好,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喜欢和我们相处,因为我们总是带着笑容“smiling people”。旅舍的气氛在他的带动下,欢快又温暖。

在这里,我们也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姑娘,参加一个8天的徒步,自备所有食物。为了压缩体积,减轻负重,她把食物放在微波炉里脱水。一位新西兰对外英语教师,他的下一步职业规划是做私人导游。他说他非常喜欢中文“星星”的发音,因为和夜空中一闪一闪的繁星形神兼备。和我们一样,他也非常喜欢德语如溪流般跌宕起伏,婉转动听的韵律与声音。一位通晓西班牙语的美国姑娘,不无自豪的说起自己在墨西哥做交换学生的心得,那份自信和从容,让人很难想象她仅仅是个高中生。三个英国人,一对父子和他们的朋友,在这里短暂停留后,又要马不停蹄,日夜轮流开车继续他们的极速行程;和他们呈鲜明对照的是一对退休后来度假的老夫妇,坐在阳光下,任光阴一寸寸流逝而怡然自得……

一处鲑鱼农场,人们可以自钓,然后请这里的餐馆加工。我和野狼偷了懒,买了现成熏好的鲑鱼,非常好吃。

Continue reading 在Takaka修整的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