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7天:镇江>南通>上海>咸阳。南通印象以及在美国买二手车

金丝猴家庭
金丝猴家庭

第35天,1月30号,在镇江。混乱、情绪化、糟糕的一天。今天想到一些问题,值得记录下来,留在旅途中观察和思考:

 

成年后的子女与父母之间应该保持怎样的距离?从襁褓中的婴儿到长大成人,孩子在一天天的自立中脱离父母。父母幻想孩子永远不要长大,希望跟子女在一起多生活一段时间。在分与合之间应该怎样处理才算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平衡点?
什么才是最为平衡的家庭结构?子女成年后组成的新家与父母早已熟悉的旧家之间应该保持怎样的关系?四世同堂,天伦之乐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晚年幸福的理想描述,可由此而来的各种冲突又无时不在的冲击着大家庭模式。怎样的家庭结构才能即照顾到大家庭的温馨,又能有小家庭的灵活与自由?

下午4:00从镇江坐长途车到南通,7:15准时到达。微风的爸爸开车来接我们,回到住地已经半夜,赶快睡觉。

第36天,1月31号,在南通。根据我们的计划,在美国的两到三个月中,仿佛买辆二手车再卖掉,要比租车或者骑自行车要来得更为经济。我们的驾照已经拿到手好几年,但是从来也没有认真练过,所以今天的时间都被用来练车。中午的时候微风先复习了一小会儿,就被判为“还需更多时间熟悉”的类别。微风的爸爸决定“舍车保帅”,利用剩下的时间对我进行“强化练习”。基本上就是练2个小时,休息一会,然后再来2个小时。到晚上结束前,我已经能够比较熟练的处理一些常见的路况了。明天一大早要从南通开到上海浦东机场,会比较辛苦,所以晚上不到10点就睡了。

我在98年曾经来过一次南通。当时对于这个城市的印象是很小,土头土脸的。唯一的好印象是市中心的一片水域很舒服。南通借助上海发展的辐射作用,在造船和建筑领域有了长足进步。今天的南通干净、漂亮。濠河两岸已经开辟成为花园,水质也很好。市区的房屋设计、采光和楼盘布局都很值得称道。这不禁令我想到故乡镇江。昔日的镇江地处京杭大运河和长江的交汇处,是江南船运的中转站,民国时期更是江苏省的省会。而今随着长江上一座座跨江大桥拔地而起,镇江在江南地区的影响日渐式微,气势早已大不如前。不知道镇江的没落与南通的崛起,是否主要取决于地理位置的差别。
Continue reading 第35-37天:镇江>南通>上海>咸阳。南通印象以及在美国买二手车

第34天:镇江的泡澡堂 - 寻找闲适生活的第三个地方

第三个地方
第三个地方

家里热水器坏了,今天只好迎着小雨,步行去家附近的澡堂。澡堂的门面很小,极为普通,门口还有一个职工在卖榨甘蔗水。自从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进过公用浴室。早已习惯了在自己家里冲淋浴,现在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了洗澡,总觉的别扭。但也没有其他选择,就只好硬着头皮进去。普浴,男7元,女8元。

进去之后跟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师傅打听:“哪里可以租到锁?” 那位师傅当时就乐了,笑眯眯的打量着我说“镇江话说的不错,可惜不是镇江人呀”。他接着解释说这里洗澡东西都放在躺椅上,不用锁,开业几十年也没有丢过东西。我有些迷惑的低着头进了屋子,人很多,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空床位坐下来,一边脱衣服,一边偷偷打量周围。 屋子靠墙的四周和中间排的满满的都是躺椅,每张躺椅上都铺着大浴巾。每两个躺椅之间还有一个小桌子,类似于床头柜的作用,可以放水杯和其他小东西。这里大多数人都已经洗完了澡,正在那里闭目养神:入门处的几个五十多岁的人正在很放松的聊天;紧挨着他们的两个20不到的年轻人躺在那里看书;我身边是一位60多的老人,正在闭着眼睛,一边让按摩师捶腿,一边聊家常;过道对面是一个30岁出头的年轻爸爸,正从钱包里掏出1块5毛钱,给自己的孩子买杯榨甘蔗汁;工作人员用长长的杆子把厚重的大衣挑起来,挂在房顶上垂下的木竿上。澡水很热,很舒服。连日来奔波的劳累,以及江南冬天里的无孔不入的寒冷都被一扫而光。

回家后跟父母提起这段愉快的经历,他们告诉我,对于老镇江人,泡澡是每天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有句俗话叫“早晨皮包水,下午水包皮”,说的就是早晨喝粥,下午泡澡堂的生活习惯。这让我想起在拉萨甜茶馆的经历,4毛钱一杯的甜茶,夕阳下的片刻休息,都成为匆忙旅途中最令人怀念的生活细节。

Continue reading 第34天:镇江的泡澡堂 - 寻找闲适生活的第三个地方

第31-33天:断网-回家准备-上海-镇江

寂静的小巷(来自Flickr的Techno)
幽静的小巷(来自Flickr的Techno)

第31天:1月26日,大年初一。中午突然发现家里的宽带无法上网了,估计一两天也搞不定。明天就要出发去看望两人的父母,所以索性停下手上路线安排的工作,开始准备行李。 微风笑称我为“重度上网依赖症”,表现症状是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会六神无主,即使心里明白不会有电子邮件,也总要时不时的打开电脑去瞄一眼。 后来我想办法用手机上网收发邮件,这才终于我放松了一些。

自从大学毕业,我们买了不少长毛绒的娃娃。这次要把他们送到父母家中保管。两人商量再三,决定带着“淘气坏狗”和“小熊”一路通行。这样无论到了什么地方,只要进了自己的帐篷,里面总会有熟悉的“宝贝们”在等待。 (微风补充:宝贝们听说我们要出远门,都非常难过的哭了。我们跟他们保证再三,说一年后一定把他们接回来,还一个个的抱着哄哄才让他们安静下来。)

第32天:1月27日,大年初二。早晨起了大早,去五道口的雕刻时光去完成一个55美元的散活。帮助加拿大的一个设计公司对他们的画廊软件做简单的修改。平时的雕刻时光总是人声鼎沸,今天是大年初二,里面只有3个人。原来觉得1个小时可以搞定的事情,竟然花了1个小时40分钟,亏了。 🙂 Continue reading 第31-33天:断网-回家准备-上海-镇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