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清晨!

露营地住的多了,我们也有了一些经验,把它们分为三六九等。

最完美的,有不限时的24小时淋浴,有抽水马桶,有无限网络,有带电源的休息室,有分隔好的,属于自己的一小片草地。当然,我们还希望他们提供热水,不过很可惜,迄今为止我们也没有遇到这样的营地,西方人不喝热水喝冷水。有的时候,野狼和我商量,要不咱们自己买一个电开水壶,自己烧水。不过,在外面晃荡了快一个月了,我们也没买,所以野狼常常说:我最大的奢望就是早晨起来有一杯热水喝。

差一点的营地,淋浴需要投币,1个quarter(25美分)可以洗3分钟,我常常准备4到6个quarter,一边洗,一边投。

更差的,没有淋浴,我们就凑合一夜或者开车到附近的宾馆,一人花3到5美元洗澡。在黄石公园,一天晚上,就是因为洗澡晚了5分钟,回营地的道路封闭了,害得我们深更半夜的开车两小时才绕回去,又困、又累、又紧张(晚上公园里动物频频出没)。

最差的,不但没有淋浴,连水也没有,是生物降解厕所。早晨起来,脸也没有办法洗,要开车出去,找个小餐馆吃早餐,顺便蹭人家的卫生间洗漱。我有个习惯,早晨没有洗漱,就不好意思见人,不好意思说话,大野狼鼓励我:西方人对亚洲人的面孔不熟悉,他们看不出来咱们有没有洗脸。我一直对此持怀疑态度……

至于无线网络和电源,比较像撞大运。我记得迄今为止,只有一个营地里有舒适的,带电源的休息室,我们抱着笔记本兴冲冲的跑进去,挑三拣四的选了一个最舒适的沙发(同志们,是沙发,还带台灯的!) ,结果发现,那里没有网络……

最幸福的一次,有无线网络,休息室晚上10点关闭,我们和管理员商量,他们同意让我们呆在洗衣室里,于是那一夜,我和大野狼呆到晚上2点,上传了很多很多照片。还有几次,我们俩分别呆在各自性别的卫生间里,开开心心的一呆就是几个小时,隔着墙,也能聊几句。

真的,旅行在外,人就变得特别容易满足,分到一块平整的营地,卫生间干净整洁,淋成落汤鸡后可以冲个热水澡……都能带给我们好心情和大吃一顿庆祝的借口。:p

CIMG1804

Continue reading 你好,清晨!

Yosemite国家公园

(接着上一篇,继续牢骚)

希望能够睡在平地上。如果不能,希望能够头高脚低。迄今为止,有两个晚上不能保证这一点。

第一次,睡到半夜喘不上来气,在睡袋里挣扎了半天之后猛地坐起来,才意识到是睡反了。搭帐篷的时候天太黑没看清。于是掉过头来。

第二次,白天晒了太多阳光的眼睛开始流泪,半梦半醒中泪珠儿不往脸颊滚,而是流到了脑门上。这才意识到又睡反了。但这一次坡度不算太大,又实在太困,坚持睡了下去。

有人可能会说我们这是花钱买罪受,但我想纠正一点:我们是花最少的钱买最多的罪受!

—————————————————-

Yosemite国家公园恐怕是除黄石国家公园和大峡谷国家公园外在中国人中知名度最高的美国国家公园了。

CIMG1985

Continue reading Yosemite国家公园

Zion国家公园

8月,经历了一段连续的住帐篷的日子后,终于熬不住,发发牢骚。

但愿晚上能温暖入梦,如果不能,希望不至于太冷而被冻醒;
但愿一天至少能吃两顿饭,如果不能,希望不是第一天只有早餐,第二天只有晚餐;
但愿不用天天重新找营地搭帐篷,如果不能,希望不要在午夜驾车两个小时返回营地。

我知道这些都是旅行的美妙所在。
但,我是否仍然可以怀有这样小小的,也或许贪心的期待?
某一天,它们都将成为记忆里闪亮的点滴,
但,真正经历的现在时,却不是那么轻松美妙。

CIMG1664

Continue reading Zion国家公园

在冰川国家公园徒步

在旧金山休整了两天,我们租了一辆车,开车一路北上,到达跨越美加边境的冰川国家公园(Glacier National Park。加拿大那一部分叫做:Waterton Lakes National Park)。

因为有熊出没,在这里徒步,要不断的高声说话或者击掌,让熊知道:有人经过。

我们选择了The Loop徒步路线。这里2002年有过一次森林大火,大片的树木只剩下焦黑的树干。高山气候变幻莫测,正午艳阳高照,我正想找个地方乘凉,突然就下起了冰雹,还来不及穿上冲锋衣(防风防水),很快又变成暴雨,我们一下子就湿透了。

CIMG0587

Continue reading 在冰川国家公园徒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