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小烧一:“经济危机”不会那么容易过去,更多危机正在到来

无法忽视的真相DVD封面
奥斯卡获奖纪录片《无法忽视的真相》DVD封面

好友小烧看到我写的“新西兰人的梦想”之后,留言说“所有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经济问题,要是没有经济危机,你看新西兰人还抵不抵制全球化。”。其中“要不是经济危机”这几个字让我看了最有感触。跟小烧一样,在北京时我总觉得经济危机是一个周期性的事件。跟女性时装一样,每个一二十年就来折腾一次,过几年这次危机就会过去。当人们渐渐放松下来时就会恢复消费,世界经济的齿轮就会重新运转起来。身边做商业的朋友一边收缩盘子准备过紧日子,另一边则在暗暗使劲,希望能够利用这次“洗牌”的机会把自己的摊子做的更大。至于“自力更生”或者“支持本地产业”,在我的印象里与美国的汽车业巨头一边叫苦,一边撺掇人们买“国货”一样,都是打着爱国的招牌卖自己东西罢了。

到了新西兰之后,我才慢慢了解到情况并非如此简单。其实全球性经济危机仅仅是一个规模更大的“三重危机”的一部分而已。另外两个危机分别是:全球性气候变暖,以及“巅峰石油”引发的能源危机。虽然在国内时这些名词多少有些耳闻,倒是直到最近我才对这三者算是有了一个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

全球性气候变暖在国内时长长跟“节能减排”放在一起提,给人感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就是节水省电罢了。但是令我惊讶的是气候变暖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严重地步,中国08年的异常天气状况,年初的暴雪灾害,年中的北部干旱南部洪涝频发其实都是气候变暖的后果。去年摧毁奥尔良的Catrina飓风,一开始仅仅是热带气旋,但由于气候变暖,在经过墨西哥湾时吸取大量能量,从温顺的猫眯突然变成杀人恶魔,摧毁了整个城市。美国的戈尔制作的纪录片《无法忽视的真相(An inconvinient truth)》把迫切性描述的非常清楚。气候变暖同时意味着现有的经济发展模式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二氧化碳排放量”将会跟水费、电费、煤气费一样作为生活成本计算,汽车飞机等高排放量交通工具的使用价格也会随之大幅度升高。以“集中制造,渠道分销”为基础的规模经济不可避免的将面临物流成本急剧升高而带来的巨大挑战。

巅峰石油:储备、发掘与消耗对比
巅峰石油:储备、发掘与消耗对比

巅峰石油”的大概意思是石油作为现代人类社会的基础性原料,不仅让人类获得了“超自然”的速度,更提供了很大一部分生活必需品的基本原料。从垃圾带到隐形眼睛,从塑料椅到化纤面料,无不需要从石油中获取原料。但是地球上的石油产量一旦越过“供大约求”的巅峰,也就是说人类可以发掘的石油总量低于消耗量的那一天,人类可以获取的石油总量就会开始每年递减。什么时候人类用尽最后一滴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到达巅峰的那一天。因为从那一天起,一场生存竞争的倒计时就开始了。美国新一届总统奥巴马的“清洁能源战略”和中国的“西气东调”都在尝试解决能源问题。同时科研人员希望以纳米技术为突破口,“人工制作”出原来可以从石油中提取的原料,从而实现一个平稳的“软着陆”。但是由于制造这些人工原料同时需要更多的能源,所以这真是个令人头晕的连环陷阱。

让难度再上一个台阶的是人类社会必须同时解决这三个问题,因为只解决其中的一个会必然加重另两个的危机程度。美国国会资助的Hirsh报告就是很好的例子。Hirsch一方面完全认可巅峰石油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的巨大挑战,一方面却忽视了能源与全球变暖之间的联系。他的解决方案是美国应该花一万亿美元研发“煤转油”,“从矿砂中提取石油”等替代开采方法。这样虽然有可能解决了能源危机,但是二氧化碳排放仍然会持续增加,这样的后果只能是将地球温度更快的升高到灾难性的那一点。

其实上面这三个危机都起源于人类不计后果的短期商业行为。次级贷危机的源头说简单了就是一个并不具备偿还能力的个人不交20%的底金就可以贷到现金;银行方面从事房贷的操盘手再把这些有问题的贷款打包转手给下家,最后几经转手卖给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冰岛银行。每个人都击鼓传花一般把灾难转嫁给别人。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像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喷气式飞机、汽车、”现代化“的生活方式都需要释放巨量的二氧化碳,但是人们不必为后果买单,所以大家就你挣我抢肆无忌惮的排放,直到气候变暖导致全球性干旱与洪涝频发。类似的,我们只需要支付石油这种不可再生自然资源的开采费用,而不必考虑石油一旦用完,潜在替代能源的研发和制造花费。仔细想起来,人类社会就像一个16岁的富家子弟,尽力挥霍家中的资产,完全不必顾及汗滴禾下土的艰辛以及家境中落后的世态炎凉。

所以在人类社会还没有找到好的预防“全球性近视眼”这个问题的解药之前,新西兰人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倒不失是一种可接受的“和谐”的解决方案。Power Down,给横冲直撞的经济发展火车减减速,在危机爆发之前留给自己更多时间去找出解决方案,帮助人类这个年轻人成熟起来,我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