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天:美国作家从意大利村庄里学到了什么?

Under the Tuscan Sun
Under the Tuscan Sun

这两天在阅读一些国外的旅游书。纯属偶然,今天看到了Under the Tuscan Sun: At Home in Italy的作者Frances Mayes的访谈,其中的访谈一章令我非常感兴趣,翻译出来与大家分享:

原文如下:

Q: What do you think Americans need to learn from Italians about living?
A: Well, I could write a book on this subject. In fact, I have! A few quick things– work does not have to govern life. So many of us are work-obsessed. I’ve loved experiencing how Italian friends take the time to enjoy family and friends, how they pursue their interests with so much pleasure, how they enter the community life of the piazza. I’m fascinated by the importance of the table, the central role it plays–and, of course, by the generosity and abundance of what’s served forth, with all that is implied by those values. People of all ages mix easily; we separate people according to age too much. It’s absurd.

我的翻译:

提问:你认为在生活方面,美国人可以向意大利人学习些什么?
回答:很多。事实上我还专门写过一本书讨论这个话题。不过快速总结一下,大约有这么几点:
1. 工作不一定要占据生活的全部。我们中有太多人沉溺于工作。我非常喜欢跟意大利人呆在一起,看他们如何花时间享受跟家人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光,或者追求充满愉悦的爱好,
2. 我深深的为那些小镇比萨店里的桌子着迷,非常喜欢通过它们观察社区在人们生活中扮演的中心角色;
3. 不同年龄的人能够很容易的交流,(在美国)我们按照年龄把人们分类,这真是太愚蠢了。

第38天:临时工作与《不再无限的可能》

“不再无限的可能"
不再无限的可能

在前两天的文章中我提到了最近在做一些临时工作来补充资金。今天可以写点在这个过程的一些感悟。

通过互联网寻找临时工作机会远没有预期中的容易,仔细想来,大约有三个原因:

  1. 由于时间上的限制,我只能寻找一个月以内的小型项目来做。而我最为熟悉的.NET或者Python的临时工作大多是3-12个月的大中型项目。所以无法利用原有的一些联系人去牵线搭桥。
  2. 大部分Freelance的网站上存在低价竞争。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人承诺出价200美元就可以在18天内交付。也就是说每个月的收入还不到2000元人民币。我的特长在于系统分析、软件架构设计、软件功能和可用性设计。这些技能在大中型项目中很重要,但在这些追求“短、平、快”的小项目中帮助不大。
  3. 如何被素不相识的客户在一堆简历中选中也是个很困难的事情。对于短期工作来说,最重要的是在相关领域的项目经验。而这恰恰是我所缺乏的。所以联系了不少,但是拿到手的项目并不多。这种情况在WordPress社区的工作版块中最常遇到。

Continue reading 第38天:临时工作与《不再无限的可能》

第34天:镇江的泡澡堂 - 寻找闲适生活的第三个地方

第三个地方
第三个地方

家里热水器坏了,今天只好迎着小雨,步行去家附近的澡堂。澡堂的门面很小,极为普通,门口还有一个职工在卖榨甘蔗水。自从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进过公用浴室。早已习惯了在自己家里冲淋浴,现在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了洗澡,总觉的别扭。但也没有其他选择,就只好硬着头皮进去。普浴,男7元,女8元。

进去之后跟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师傅打听:“哪里可以租到锁?” 那位师傅当时就乐了,笑眯眯的打量着我说“镇江话说的不错,可惜不是镇江人呀”。他接着解释说这里洗澡东西都放在躺椅上,不用锁,开业几十年也没有丢过东西。我有些迷惑的低着头进了屋子,人很多,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空床位坐下来,一边脱衣服,一边偷偷打量周围。 屋子靠墙的四周和中间排的满满的都是躺椅,每张躺椅上都铺着大浴巾。每两个躺椅之间还有一个小桌子,类似于床头柜的作用,可以放水杯和其他小东西。这里大多数人都已经洗完了澡,正在那里闭目养神:入门处的几个五十多岁的人正在很放松的聊天;紧挨着他们的两个20不到的年轻人躺在那里看书;我身边是一位60多的老人,正在闭着眼睛,一边让按摩师捶腿,一边聊家常;过道对面是一个30岁出头的年轻爸爸,正从钱包里掏出1块5毛钱,给自己的孩子买杯榨甘蔗汁;工作人员用长长的杆子把厚重的大衣挑起来,挂在房顶上垂下的木竿上。澡水很热,很舒服。连日来奔波的劳累,以及江南冬天里的无孔不入的寒冷都被一扫而光。

回家后跟父母提起这段愉快的经历,他们告诉我,对于老镇江人,泡澡是每天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有句俗话叫“早晨皮包水,下午水包皮”,说的就是早晨喝粥,下午泡澡堂的生活习惯。这让我想起在拉萨甜茶馆的经历,4毛钱一杯的甜茶,夕阳下的片刻休息,都成为匆忙旅途中最令人怀念的生活细节。

Continue reading 第34天:镇江的泡澡堂 - 寻找闲适生活的第三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