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7日 陌生的悉尼

来到澳大利亚,悉尼,已经三天了。我的感觉是:没有进入状态。

cimg8803

本来以为这两个国家这么近,从新西兰到澳大利亚会像从国内的一个省到另一个相邻的省一样变化不大。但我错了,即使吃的东西都要重新适应和学习。这里的有机面包有股酸味,不好吃;苹果和桔子淡而无味;自由放养的鸡蛋,蛋黄仍然是淡白色的,味道不香。可能是我们选错了牌子,或者,是这块土地太贫瘠,太缺少养分,培育不出醇香的食物。好的方面是:1.澳大利亚自己产Avocado;2.新西兰的甜玉米已经过季,悉尼的超市里却又多又便宜。

悉尼实在是巨大。发达的城市火车网连接着一个个区域,就像上海,甚至地铁里甜品店散发出来的味道都让我想起上海。也许它太大了,难免有肮脏的角落,有人随地吐痰,更多人乱丢垃圾;也许它太拥挤了,人与人之间不再友好礼貌;工作人员懒懒的只想打发你走,不愿提供更多的帮助。

幸好,有手套、九九和他们刚刚两个月的宝宝收留我们住在他们家;有Sean在我们刚到悉尼的第一天就招待我们大吃了一顿正宗的四川火锅;有月月写来长长的邮件,详细介绍悉尼的景点并许给我们温暖的承诺……不然,我们真要迷失在这个到处是同胞的陌生的城市了。

悉尼不是不漂亮,只是,有点审美疲劳的我们提不起兴致。澳大利亚不是没有让我们兴奋并期待的风光,只是,囊中羞涩的我们还没有找到可行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