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徒步

你看过《荒野生存》吗?几乎我问过的每一个人都说,看过,当然看过。也许,是我问了一个特定的群体。

为什么他想逃避?为什么他一心向往荒原?他为什么悲伤?什么伤害了他?他要埋葬什么……
大自然是他唯一的家,唯一可以拥抱他,治愈他,让他的灵魂获得宁静的地方…

我选择一个人,去享受这次徒步。

(地点:澳大利亚,蓝山,Wentworth Fall)

CIMG9833

Continue reading 一个人的徒步

飞狐客栈(Flying Fox Hostel)的两周

从7月11日到7月24日,微风独自一人呆在这个蓝山里的小客栈。一边辛勤的写代码,一边找时间去爬山。这时是南半球的冬天,深山里的最高温度往往只有7,8度。客栈里的炉火并不常在,寒冷,让我更能体会到人世的温暖。这是一段充满了欢笑和泪水的难忘回忆。

CIMG9954

Continue reading 飞狐客栈(Flying Fox Hostel)的两周

在Deidre家的生活

Deidre是个热爱烹饪的人,在她的家里呆了一月有余,我们几乎没有吃到几次重复的饭菜。西餐,印餐甚至中餐她都能做得美味可口。最不可思议的是,在这里,我们一天吃6餐:早餐、上午茶、午餐、下午茶、晚餐、睡前小点(他们的茶并不仅仅是茶,还有各式甜点、蛋糕、巧克力等等)。

Deidre家有五个博士。Deidre、Kim和他们的三个已经成年的孩子。

每一餐,我们都在一起吃,并不停的聊天、争论。他们会告诉我们澳大利亚的一些习俗,比如西餐礼仪。并教我们一些生活的知识,比如理财。我们所要做的,是平均每人每天工作4小时。有两三个周末,他们开车带我们到附近的景区玩。他们给我们的,远超过help-exchange,交换。我常常想,我们是幸运的。而对于他们来说,做help-exchange是因为他们“不能去世界各地旅行,所以,把世界各地的旅行者请到家里来,分享旅行的经历。”

CIMG0161

Continue reading 在Deidre家的生活

6月14日 大堡礁之旅第二天

Sleeping like a baby
错过的日出
仍然没有清醒的肠胃
短暂的浮潜
虚惊一场(冰冷的wetsuit和快要哭的感觉)
第二次潜水
在水下一直打寒战
精疲力竭
巨大的浴巾

Figner E, 穿着红色T恤迎接我的冠汶,惊喜!
草坪上的Live Music, 偶遇(居然遇到新西兰奥克兰青年旅社里的人,当时她在Working,每天愁眉不展;现在她在Holiday,春风满面)。
Uneasy 的dinner, 说抱歉,说再见。

——————————————————————-

因为在船上过夜,所以第二天早晨的海上日出是个大看点。但当我听到船员通知大家起床的声音,爬起来一看,根本没有其他人在房间里,只有我一个在呼呼大睡。迷迷糊糊的跑到甲板上,大家早已在那里谈笑风生了,太阳也金灿灿的挂在天边,日出结束了。: (    很沮丧的说。

别人安慰我,想叫你来着,但你“Sleeping like a baby(睡得那么香),就没叫。” 唉,睡眠香甜有错吗?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爸妈晚上一定要把我叫起来看一个我盼了好久的电视节目。但每次都是落空,每次的理由也是一样:“你睡得那么香,根本叫不醒。”

因为起得比别人晚,所以当大家都跳下水的时候,我还在甲板上慢悠悠的喝茶,吃小甜点。然后,当然了,留给我这次浮潜的时间也就很短了。等我爬上船,正在庆幸一个短暂的浮潜让我并不觉得冷的时候,船长突然宣布有人不见了!天,大家都紧张起来。本来准备吃早饭的人纷纷穿上潜水服跳进水里分头去找(真的是跳进去,而不是从甲板上走下去。)我刚爬上来,潜水服还滴着水,但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冷不冷,我一边穿,一边想:万一一会儿看见一个人被拖上船,该是多么恐怖的场景……不敢接着想下去,偏偏还有人在旁边叨叨,在水下很容易迷失方向,也可能会出各种状况…… 冰冷的潜水服贴在身上,我简直都快哭出来了。

结果真是出人意料,该老兄在水里玩的高兴,追着一个新奇的海洋动物跑离了船长指定的方向和范围…… 船长气愤至极,把他一个人叫道船尾训斥。而我们,这些刚刚跟着担心害怕了一场的人们,只能摇摇头,笑一笑罢了。不过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开心的,因为没有任何人受伤,大家都平安~

吃过正式的早餐,我们向下一个地点出发。刚刚穿好潜水服要去浮潜,潜水教练过来问我:“你真的不打算再潜一次水了?这可是最后的机会。”唉,我怎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一边说着No,一边就去背氧气瓶了。:p(这次额外的潜水要交35块钱的,心疼呀~)

水下可真冷。短袖的潜水服根本不能保持体温。我一路都在打寒战,但“贪图美色”的我怎能轻易放弃。半个小时后,等我回到船上,精疲力竭的几乎无法爬上舷梯。原来打寒战真的有可能累死人的。:p 幸好好心人递给我一个浴巾,先把自己裹起来再说。(这次出海犯了个错误,没有带浴巾,每次别人裹着浴巾的时候,我只好拿着自己的小毛巾抖抖索索的把自己擦干。)有个姑娘羡慕的对我说,你的浴巾真大呀,我只好不好意思的说:“这个,这个不是我的。我连它是谁的都不知道。” 所以,即使还很冷,我仍然做贼心虚的把它叠起来放回到凳子上。:p

——————————————————————–

P6140088

Continue reading 6月14日 大堡礁之旅第二天

6月13日 周六 大堡礁之旅第一天

晕船
友好的船员和乘客
善意的回报
令人兴奋的潜水
丰美的食物
流星(即使晚上海风很大,甲板上很冷,我仍然神经大条的去看了好久的星星。毕竟晚上住在船上,在大海里,看星空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而且,我看到了流星,其中一颗分外明亮,也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不过,和以往每一次一样,我都没有来得及许愿。)
波浪上的睡眠

DSC_0045

Continue reading 6月13日 周六 大堡礁之旅第一天

6月10、11、12 微风在凯恩斯

换旅店(Cairns Girl’s Hostel)
宁静舒适的房间和客厅
闲适的下午
嘈杂的夜晚

—————————-

艰难的Working Holiday in Austraila
不再友好的房东
不再免费的晚餐

————————–

水果蔬菜市场

——————————————-

10号早晨,微风离开那个嘈杂的旅店。换到Cairns Girl’s Hostel(凯恩斯女子旅店),虽然一晚上的价格贵了2澳元,条件却是大为改善。我住的那间只有四个人,没有上下铺,房间整洁干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床头桌。室友们两个来自法国,一个来自台湾,呵呵,居然能说汉语了!去大堡礁的行程推迟到了周六,所以,我有完全闲适的三天。每天只是看看小说,和其他旅行者聊天,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实在是悠哉~

DSC_0034

6月9日 一个人的旅程

微风从布里斯班到凯恩斯
野狼从布里斯班回悉尼

凌晨3:30开始的一天
忐忑不安
飞机上不愉快的一幕
Information Center
令人失望的旅店
免费晚餐
美丽的海滨、友善的Female Staff
Night Market(自助餐、有趣的店)
Sick, Pain
孤单和凄凉

—————————————————————————————————

微风是早晨6点15的飞机。机场巴士凌晨3:30半来旅社门口接。告别还在熟睡中的野狼,一个人背起包。房间钥匙已经交了,关上门,就不能再回去。不记得是不是有星星,只记得夜好黑,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机场巴士似乎永远都不会来。但它还是来了。

第一次一个人旅行,在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城市,心里七上八下。终于登机了,还没坐稳当,邻座的先生突然发难,说我坐了他的位置。和他解释,没用,态度粗鲁的要看我的机票,关键时刻,我怎么也找不到票。突然想到刚刚我是第一个从后舱门上来的乘客,空姐应该还记得查过我的票。向空姐求助,她果然记得一清二楚,包括我的座位号。“我能看看你的票吗?”空姐问那位先生。他递过票,空姐眉头一皱,“这是你的名字吗?”说完,空姐把票递给我,居然是我的机票!

飞机飞临凯恩斯上空,下面一点一点的白,很奇怪的想:居然有这么多船。更近一点,发现居然是浪~

下了飞机,直奔Information Center。我想要找到一个地方,距大堡礁咫尺之遥,每天只需带着浮潜用具,穿着泳衣去玩就好。无需再搭乘交通工具。可惜,这样的地点只有两个:一个每天的住宿费要500澳元;另一个要搭乘船只进入,岛上没有任何设备,需要自己准备一切食宿,包括饮用水。无奈,放弃幻想。选了一个240澳元两天的跟船游,包括食宿。

接下来就是找住的地方。凯恩斯是不缺住宿的。满街到处都是。穿着温带的衣服来到热带,又拎着重重的行李,实在难以走远。在最近的旅店住下。最便宜的大房间住8个人,男女混住,每天18澳元,管晚餐。住进去,发现除了价格不错,其它都差强人意。也罢,明早就离开了。忍一忍吧。

唯一不能确定的一件事是我的period。它本该在两天前到来,但是没有。但是预兆越来越明显,如果上船了它来了怎么办?忐忑不安的打电话给我预定的游船,他们告诉我可以咨询女性船员。跑到船上去问,一个友好的大姐(也许是阿姨),告诉我即使它来了也没有关系。她已经在船上呆了20年,那些关于鲨鱼会循着血的味道找来的故事纯属编造。:) 一颗心放回肚子里。

人还是不能贪心的。为了获得更好的浮潜体验,我暗暗祈祷它今天不要来,明天不要来,后天也不要来。结果到了晚上,它变本加厉的到来,肚子疼,呕吐,凡是以前有过的不适症状都加倍……

大野狼不在身边,下铺的哥们还不断的摇动床铺,和他的同伴们玩的不亦乐乎。微风觉得自己好可怜呀~

第二天早晨7点钟闹钟响起的时候,微风发现自己的力气就只够爬下床了。只好给游船打个电话,推迟行程。

6月8日 布里斯班街头

上网
人民币贬值带来的损失
关于行程的分歧和讨论
耐心、友好、非常有帮助的前台
买票

————————————

根据野狼的计划,在布里斯班修整一天,两人就回悉尼。野狼已经找好了悉尼远郊的一家help-exchange。而微风觉得,来澳大利亚一趟,连大堡礁都没有去,实在太遗憾。讨论了一会儿,发现彼此对旅行的期许不同,关注点不同,愿意舍弃的东西也不同。微风更关注自然风景,相比之下,人文对野狼的影响也很大。所以两人决定,这次分头行动,明天一早,微风北上凯恩斯,野狼南下悉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