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 大堡礁之旅第二天

Sleeping like a baby
错过的日出
仍然没有清醒的肠胃
短暂的浮潜
虚惊一场(冰冷的wetsuit和快要哭的感觉)
第二次潜水
在水下一直打寒战
精疲力竭
巨大的浴巾

Figner E, 穿着红色T恤迎接我的冠汶,惊喜!
草坪上的Live Music, 偶遇(居然遇到新西兰奥克兰青年旅社里的人,当时她在Working,每天愁眉不展;现在她在Holiday,春风满面)。
Uneasy 的dinner, 说抱歉,说再见。

——————————————————————-

因为在船上过夜,所以第二天早晨的海上日出是个大看点。但当我听到船员通知大家起床的声音,爬起来一看,根本没有其他人在房间里,只有我一个在呼呼大睡。迷迷糊糊的跑到甲板上,大家早已在那里谈笑风生了,太阳也金灿灿的挂在天边,日出结束了。: (    很沮丧的说。

别人安慰我,想叫你来着,但你“Sleeping like a baby(睡得那么香),就没叫。” 唉,睡眠香甜有错吗?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爸妈晚上一定要把我叫起来看一个我盼了好久的电视节目。但每次都是落空,每次的理由也是一样:“你睡得那么香,根本叫不醒。”

因为起得比别人晚,所以当大家都跳下水的时候,我还在甲板上慢悠悠的喝茶,吃小甜点。然后,当然了,留给我这次浮潜的时间也就很短了。等我爬上船,正在庆幸一个短暂的浮潜让我并不觉得冷的时候,船长突然宣布有人不见了!天,大家都紧张起来。本来准备吃早饭的人纷纷穿上潜水服跳进水里分头去找(真的是跳进去,而不是从甲板上走下去。)我刚爬上来,潜水服还滴着水,但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冷不冷,我一边穿,一边想:万一一会儿看见一个人被拖上船,该是多么恐怖的场景……不敢接着想下去,偏偏还有人在旁边叨叨,在水下很容易迷失方向,也可能会出各种状况…… 冰冷的潜水服贴在身上,我简直都快哭出来了。

结果真是出人意料,该老兄在水里玩的高兴,追着一个新奇的海洋动物跑离了船长指定的方向和范围…… 船长气愤至极,把他一个人叫道船尾训斥。而我们,这些刚刚跟着担心害怕了一场的人们,只能摇摇头,笑一笑罢了。不过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开心的,因为没有任何人受伤,大家都平安~

吃过正式的早餐,我们向下一个地点出发。刚刚穿好潜水服要去浮潜,潜水教练过来问我:“你真的不打算再潜一次水了?这可是最后的机会。”唉,我怎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一边说着No,一边就去背氧气瓶了。:p(这次额外的潜水要交35块钱的,心疼呀~)

水下可真冷。短袖的潜水服根本不能保持体温。我一路都在打寒战,但“贪图美色”的我怎能轻易放弃。半个小时后,等我回到船上,精疲力竭的几乎无法爬上舷梯。原来打寒战真的有可能累死人的。:p 幸好好心人递给我一个浴巾,先把自己裹起来再说。(这次出海犯了个错误,没有带浴巾,每次别人裹着浴巾的时候,我只好拿着自己的小毛巾抖抖索索的把自己擦干。)有个姑娘羡慕的对我说,你的浴巾真大呀,我只好不好意思的说:“这个,这个不是我的。我连它是谁的都不知道。” 所以,即使还很冷,我仍然做贼心虚的把它叠起来放回到凳子上。:p

——————————————————————–

P6140088

Continue reading 6月14日 大堡礁之旅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