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顿海滩的日落

在墨尔本工作已经三天了,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在北京打拼的日子,每天急急忙忙去赶城铁,写不完的代码,为新“降生”的公司不停的担忧,不断的催促自己快些再快些。过去八个月里悠闲轻松的生活仿佛已经是发生在一个“平行宇宙”中的事儿了。

昨晚在布莱顿海滩看日落,一下子又把我们拉回到“向往”的生活中了。

昨天墨尔本的气温急升至36度,晚饭后跟房东一家去离家10分钟车程的布莱顿海滩遛狗加乘凉。海滩上的遛狗区域并不大,沙子里颇有不少被踩碎的贝壳,以及退潮时留在岸上的带毒水母,论景色实在比不上我们在这次旅行中见到的那些海岸。但当我们坐在沙滩上,吹着湿润凉爽的海风,看着远处市中心的灯火将水面染成五颜六色,一轮鲜红的太阳在一片风帆中缓缓沉入水中,还有天上的云彩在朝向海面的方向被绣上紫金色的花边,周游世界时轻松愉快,心中没有任何负担的感觉又回来了。仿佛心灵是一间门窗紧闭的黑屋子,里面只亮着一盏台灯;突然间窗户大开,屋外的良辰美景一下子涌进。紧张急切的台灯下的心情也一下舒畅了很多。

我想这就是旅行的真正价值。旅行不在于到过多少名山大川,也不在于是否享遍天下美食,旅行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能切身的感受一种与自己习惯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正是以为这样,当旅行结束,生活又回到原来轨道时,自己能记得停下来,用一种全新的眼光去打量自己正在经历的一切,能时常给自己提个醒,能忙中有闲、享受工作和生活。

雨神的故事

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都是沙漠,墨尔本地区更是连续10年干旱,春末夏初之际,目光所至全是枯黄的干草,墨尔本已经不知道多少个月发布“限水令”。我的商业合作伙伴Tim家里养了一些花花草草,由于每周只能周二和周四两天早晨能点滴浇灌1个小时,大部分都干枯的奄奄一息。用Tim的原话,澳大利亚是一个“适者生存”的试验场。

对于在江南长大的我来说,每天的蓝天白云,烈日枯草让我们多少有些“不满”,谁知昨天下午开始就断断续续的下起雨来,家里的小姑娘高兴的又蹦又叫。我高兴的给Tim写邮件说:我和微风是雨神,说不定就此可以结束墨尔本的干旱状况。Tim回信说:那你们可要努力,照着墨尔本现在的状况,要下一整年的雨才能彻底解决干旱的状况。

现在窗外,又在下雨,嘻嘻。

安全抵达墨尔本

现在我们是在墨尔本的“家中”发出的第一贴。跟大家报声平安。

今天中午墨尔本时间12:15到达,中国南方航空的飞机。 机组人员服务态度极好,但饮食欠佳。下午到了住处,一觉睡到晚上8:30。 晚饭是房东准备好的蔬菜沙拉和炒鸡片。我们陆续把打包的衣服取出挂好,微风还用电熨斗把明天去见朋友的衣服熨平整。“新生活”要开始了,我们也为终于可以安定一段日子感到无比开心。

下面是我们在墨尔本住处的地图,距离海边步行大约15分钟可以到。点击打开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