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 Christchurch, Lush家 心情日记

CIMG8694

音乐真是神奇。在这样一个夜里,听着Jerome的吉它声,从似有似无到渐渐增强,弹奏出一段我并不熟悉却优美动人的旋律。我急切的想找到一支笔,一张纸,抓住这触动心弦的一刻,却又不敢动,怕惊醒了沉醉其中的人,丢失了梦幻一般的宁静。

Sophie趴在我的脚边,温热的身体轻轻压着我的脚面,她觉得委屈吗?当我和Alex吃冷饮的时候,Willow爬上Alex的膝盖,快乐的享受我们一勺勺喂她,而Sophier也期待的把脑袋放在我的膝盖上,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可是,我们怎能像喂孩子一样喂一只狗呢?

怀着歉疚,我轻轻的抚摸着Sophie,它静静的趴在那里,如此享受。作为一只狗,它会难过吗?它会委屈吗?它回答我的,是一阵亲热、急切的舔–长长的舌头湿湿热热。我想,她知道。

新西兰的旅程接近终点。当我们到达Christchurch的那一刻,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有一扇通往过去的门,被轻轻打开。眼睛,看到陌生的国度;心灵,却找到了内心的家。

当我们行驶在广阔的Canterbury平原上时,我们不断的讨论过去、现在和将来。Alex长在南方湿润的小镇,所以,他喜欢雨;而我,长在晴朗的北方,金灿灿油菜花的田野里,有我童年最幸福的记忆。所以,我喜欢明亮、灿烂的晴天。南岛,有雨,也有绚丽的阳光,它们频繁的、几乎是不可预测的交错着。彩虹,在雨水洗过的山间横架,而瓢泼大雨,也会在艳阳后倾泻。

是我们想家了吗?是我们习惯了漂泊吗?我们不断的看到新的景致,品味它们带给我们的情绪,又不断的在这些联系后面,看到童年塑造的,隐藏的自己。

Alex终于按捺不住,向Jerome请教弹奏的方法。而我,是如此期待,我们能学会一样乐器。那么长长的旅程,将因为有了音乐的陪伴而变得不同。就像绵延的群山,有了泉水的陪伴,便立刻有了灵气和生机,柔软的,流向远方。想起小时候,吃过晚饭,当天色渐暗,爸爸吹起口琴,妈妈轻轻哼唱,一家人的心弦合成一首歌……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宁静美妙的时刻吗?

过去的,已经流向远方;未来的门,它可否叩开?

4月11号:下一步旅行计划

塔思曼国家公园以依山傍海的徒步路线以及洁净清澈的海水著称
塔思曼国家公园以依山傍海的徒步路线以及洁净清澈的海水著称

今天是轻松的一天。早晨跟微风一起去了跳蚤市场,中午在尼尔森的游客中心咨询周围的徒步路线,制定下一步旅行计划:

 

  • 4月14日:开车从尼尔森到塔思曼国家公园(Abel Tasman National Park)南面的小镇落脚。塔思曼国家公园是新西兰六个最著名的公园之一,露营地和小屋的票往往要提前很久预定。现在即使是淡季,最近5天的也早已被订光。
  • 4月15日至4月16日:在塔思曼徒步。从南向北穿越,到达北端后乘坐水上巴士回到停车地点,开车到Takaka(塔卡卡)住下。
  • 4月17日至4月21日:在塔卡卡附近,新西兰人成为黄金海岸的Golden Bay四处开车转转。原来和微风希望能在19号左右去同为六大之一的希菲国家公园(Heaphy National Park)徒步,哪知只能预定上22号的,只能等着。
  • 4月22日至4月25日:在希菲徒步。从东北角向西南角穿越,每天路两边的景致据说完全不同。25号到达终点后恐怕还要做公交车回到塔卡卡。由于希菲徒步路线是单向的,出口距离入口开车将近300公里山路,所以恐怕26号才能到达塔卡卡。
  • 4月26日到27日:从塔卡卡到,准备卖车,预订返程机票。从基督城开车回奥克兰,连油钱代船票,大约要350纽币。所以如果能在基督城把车买了,就可以剩下两天的路费和路上的奔波。要是卖不掉的话,就只好再开回去了。
  • 5月3日:从基督城飞回奥克兰,
  • 5月5日:从奥克兰飞澳大利亚的悉尼,开始澳大利亚端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