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的《目送》

今天在市立图书馆借到一本繁体竖排版的《目送》。中午吃完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泡上一杯家乡的绿茶,打算念给微风听。结果第一篇小短文《目送》还没有念完,我们都哭了。不是悲伤的哭,而是那种中国式的幸福的哭。 为生活中那些无奈的离别,为父子母女一场最终却要分开而感伤。
在海外生活时间长了,原本坚硬的心慢慢重新变得柔软。一篇小小的短文,竟然牵动了脑海里不知多少过往生活的细节。想到上大学去时在火车站跟父母们的告别,想到朱自清笔下的父亲,想到9岁那年在老家火车站上回头的一瞥。

龙应台朗诵的《目送》录音

野狼11年元宵节有感诗一首

南极夏日的夕阳,
晚上8:30,
仍然在达尼丁湾上歌唱。

一阵白云,
气喘吁吁的爬上远处的山梁。

屋前的圆形衣架,
在大风中一圈圈跳着华尔兹。

而屋旁的老树,
正在窗棂的影子里晒衣裳。

味蕾在哭泣,
胃也沉着脸,
不停的咕咕囔囔。

口水内向又紧张,
因为大家选他来问我:

明明是元宵节,
为何又要吃烤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