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日 一顿中餐

来新西兰接近两个月了。体重猛增。最高时比离开北京时重了12斤。刚开始,资金紧张,吃的方面扣的很紧,难免见到食物的就大吃特吃,长胖可以理解。但现在,经过我们不懈的努力,每天都有菜有肉,却仍无法抗拒美食的诱惑:冰激凌、巧克力、酸奶、花生、甜点…..走过、路过甚至听到都会垂涎三尺,片刻不得缓解。

终于,我找到症结所在。今天路过一家中餐馆,价格不错。推门而入,陈设简陋,服务冰冷,猜测是开给中国人的。果然,饭菜上来,纯正的中国味儿!有千万滋味在其中,却又完美的合成一体,无法分辨究竟放了那些调料。等到把满满一大盘米饭、青菜、牛腩吃下去,那种满足是这两个月来不曾有的。什么零食都无需再提,嘴里满满的都是滋味,一样也不缺。吃饱喝足,睡眼惺忪。满足,就是一顿中餐而已。

4月29日 他们的旅行

放不下,是因为拥有太多。我们今天遇到一个瑞典的小伙子,高中毕业后就开始旅行,已经6年了。还计划在新西兰呆一年,没钱了就去打工,挣到路费就继续远行。他说等他旅行够了,就回去上大学。在我们,这是难以想象的疯狂。他的同伴,三年以前因为一个玩笑似的打赌离家,曾在采珍珠的船上打工。而我们,早晨去喂马,虽然骑在高头大马上欣赏新西兰秋天的红叶让人心旷神怡,但搅拌马食,捡拾马粪一点儿也不浪漫。

DSC_0005

想想我们在新西兰的这两个月,其中一个月是通过HelpExchange住在别人家,用劳动换取免费食宿。我们干过除草、挖土、捡牛粪、捡马粪、打桩、修门、拉铁丝、带孩子、洗碗、吸尘、刷厕所等等事情,这些,都离浪漫十万八千里远。终于,我知道了什么叫做观光,什么叫做旅行。也终于,我明白为什么那些西方人,都有过那么多职业:搬运工、司机、扫烟囱的人……在北京,饭店里十几岁的服务员常常是迫于生计离家打工,多少让人怜悯;在这里,那些彬彬有礼又个性十足的服务生,让人羡慕–他们的青春、他们的见识、他们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