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9日 好几个第一次

今天一起床就收拾东西换房间。从62新元/天的Double Room换到54新元/天的Twins Room。每天节省8块钱。来这里四天了,严重超支。现在适应期已过,该考虑节约开支的问题了。新房间更小,双人床变成了上下铺的两张单人床。但床垫和被子都很厚,很软。我立刻就想到,在很近的将来的某一天,我就会怀念这里柔软干净的床铺和24小时热洗澡水供应。:)

第一次收到新西兰的垃圾短信

cimg65031

今天吃早餐时,要回瑞士的Ellen把她的sim卡卖给我们了。她花了30新元买的,附送话费15元。我们花了20新元从她手里买下来,卡里还有话费11元。等我们离开新西兰的时候,也会把它卖给下一个旅行者。:) 于是,我们在新西兰有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不一会儿,就收到一条垃圾短信。这是第一次收到新西兰的垃圾短信。

第一次免费上网cimg64771

吃完早餐,去Parnell图书馆,发现这里有免费的电脑可以上网。只要在前台登记注册即可。每次使用电脑时间不得超过1个小时,每天不超过3次。这几天都是买的无线带宽上网,5新元50兆。每天晚上先写好游记再上网,贴到博客里,不敢多开什么网页。即使这样小心翼翼,带宽也用得飞快。看到这样的免费“午餐”,不禁心花怒放。可惜用这里的电脑无法输入中文,希望可以使用U盘,这样可以先用自己的电脑写好。明天再来试试。

第一次用洗衣机

从图书馆出来,一边走一边计算:看了多少网页,花了多少兆,省了多少钱。好像捡了大便宜一样开心(呵呵,不是特别有出息)。回到住处,把这几天的脏衣服抱到洗衣房,和大野狼研究了半天,洗衣机仍然不转。没办法,找人问。原来,使用说明上面写的:“投入1枚1元硬币,投入1枚两元硬币”是“并且”关系,而不是“或者”关系。天,洗个衣服要3新元,几乎可以抵消刚才免费上网的钱了,以后还是尽量自己手洗吧。:p

来新西兰后第一次和家里通话

cimg6568

我们买的BBH卡(类似青年旅社会员卡,是新西兰背包客旅舍组织,对会员住宿有优惠)45新元一张,里面包括20新元的电话费。打回中国,可以通话133分钟。话音质量很不错,而且有很多种语言的语音提示:英语、法语、日语、中文普通话、广东话……

我们取钱的地方。在飞机上,遇到从中国来的移民,告诉我们在这个银行取现手续费最低。

cimg6545

2009年3月8日 伊登山

今天下午,骑自行车去伊登山。

伊登山是奥克兰的最高处。一路骑行,颇为费劲。在绕了许多路,问了许多人之后,终于到达伊登山。

cimg6407

伊登山曾是一座火山,盘山路从火山岩中开凿出来,在满目苍翠中盘旋而上,走走停停,大概半小时后到达山顶。

cimg6423

远眺,奥克兰市区尽收眼底。

cimg6422

山顶是曾经的火山口,像是旋转的漏斗。

cimg6431

人们在这里散步,休闲,跑步,渡过悠闲时光。

cimg6452

下山,我们一路呼啸而过,去时两个小时的路程,回来只用了四十分钟。感受清凉的风吹在脸上,如此自由快乐。

(再一次为带了自行车而庆幸。我们住的旅舍也有自行车出租,每小时4新元,或者16新元/24小时。)

2009年3月7日 新西兰初印象

6号晚上当地时间11点睡觉,7号早晨9点起床。奇怪,怎么没有时差问题呢?就这样,开始了一段全新的生活。

我们住在距离奥克兰市区2公里的Parnell。这里空气清新湿润,到处弥漫着浓浓的植物的味道。我们住的旅舍叫做City Garden Lodge,据说本来是给汤加女王建的住所。有安静宽敞的阅览室,花园,餐室。住在这里的多是年轻人,也有老年人结伴来旅行。大家来自各处:热情的Kate和她的男友来自捷克,友好的Ellen来自瑞士,漂亮的Aoife来自爱尔兰……吃饭时,是大家聊天交流旅行经验的时候。什么地方风景好,哪里租车便宜,怎样做饭省时间,还有即将结束旅行的人,以便宜的价格出售自己的东西……

e5918ae7a4bae7898c1

7号,我们把自己的行动范围从Parnell拓展到了奥克兰市区。这里到处都有中国人的踪迹:街头随处可见的中国人,常常听到熟悉的普通话,中文海报、店标,中餐馆、中国超市……我觉得,不会英语来这里也没有什么困难。

e5a4aae5b9b3e8b685e5b8821

自行车在打点行装,托运的时候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现在,它的价值体现出来了。很多旅行者抱怨City Garden Lodge离市区远,不方便。可是对我们来说,就是几个上下坡而已,近在咫尺。新西兰和中国相反,是靠左行驶。头一次骑车上大路,我颇有些紧张,担心不习惯,担心不认识行驶标志。真正做起来发现,其实没有那么难。靠左行不习惯?不会,和靠右行没有什么区别,始终守着一边儿骑就行。找不到自行车道?没关系,看看别的骑行者怎么做。当人行道宽敞的时候,骑上来就行。即使骑在机动车道上,只要靠边,汽车都会远远的绕行。这样做的一个问题是:我不清楚自己到底应该遵守汽车交通灯还是行人交通灯(和北京不同,奥克兰的行人灯和机动车灯不同步)。不过慢慢发现,还是遵守行人灯更安全,因为机动车绿灯的时候,汽车可以左转;而行人灯绿灯的时候,没有任何车辆拐弯妨碍行人过街。这里的人行横道不是斑马线,而是两条平行线,要过街的时候。自己按一下交通灯,等它变绿就可以在这两条平行线间安全通过了。

e69691e9a9ace7babf1

第69-70天:在奥克兰生存-重新学习衣食住行

房车:绝对的自由
房车:绝对的自由

查看前两天评论时,发现一个叫做HKTK的朋友写了这么一条“还是交点罚金算了,拜托(摆脱),大家要看的是周游世界,不是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啊”。 我很能理解HKTK的意思,毕竟这么有趣,这么酷的事情,怎么会搞的像受罪似的。”周游世界“,不应该就是无所顾及的浪迹天涯吗,怎么能为几块钱的小事坏了心情?

周游世界,就像所有“梦想”一样,一旦着地,就不得不面对生活的最基本需要:衣食住行。如果不能够通过做预算控制开销,如果不能够吃到即便宜又有营养的饭菜,如果不能够有张有驰的旅行和休息,如果不能够坐到心情愉快、身体健康、远离疾病,恐怕我们就会像80%周游世界的人一样在前3个月就放弃了。

今天是到达奥克兰的第三天。我们刚到,微风的”好朋友“就来了,她夜里睡不好,肚子也一直不舒服。奥克兰的物价也着实让我们头疼不已。即使根据我们辛勤工作了两个月之后的预算,一天也只有90纽币。到旅馆之后单单住宿一项就花去62纽币,剩下的28纽币还要花22纽币买食物。为了增加一些感性认识,22元可以买到下面这些食物:100克三文鱼、12枚鸡蛋、1公斤土豆、2枚洋葱、4个苹果。前两天压跟没有时间去”游山玩水“,最首要的一件事是想如何压缩开支,如何适应新环境,甚至于如何每日三餐喂饱自己。衣食住行,这些在我们看来早已不存在的问题,一下子都出现在眼前。

衣服就穿从北京带来的,早晚比较凉,白天基本就是速干衣,问题不大。

食的问题很大,一日三餐都要在青年旅馆里自己搞定。不像在北京,平时可以下馆子。旅馆附近的餐馆平均价格都在每人每餐15纽币以上,“一顿饭就把人给吃穷了”。好在青年旅馆有一个很不错的厨房(微风的文章里有照片),厨具和餐具一应俱全。可以免费把买来的原料加工成食品。刚来时完全不知道应该从那里入手,但在同住的朋友们热心帮助下,三天学会做的饭比过去的一个月还要多:我们很快就学会了如何做煎蛋饼(Omelet),牛肉三明治和三文鱼蛋饼;学会了分辨哪个锅是煎鸡蛋的、哪个是炒菜的、哪个应该用来炒饭。每到饭点,在厨房里跟来自爱尔兰、英国、捷克、瑞士、意大利等世界各地的旅行车一起学做各地风味的饭菜,已经成为一件乐事。更重要的是自从离开大学,吃饭就一直是不可避免的头疼事,内心里一直对它持消极的逃避态度。直到这两天才慢慢理解到”不要逃避,要选择正面面对“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住的主要问题当然是价钱。即使买了BBH卡,每天62元的房价仍然严重超标。今天和微风商量了一下,决定改到54元、最小的Twin Bed房间去。跟现在的房间相比,面积更小,而且是上下铺,但是每天可以剩下8纽币,真是令人开心。即便如此,54纽币仍然偏高。前两天曾经在博客里提到短租公寓。昨天发现短租公寓的价格往往更高,一般都在120纽币以上;而以前曾经打算去体验一下的农活换食宿的农场住宿(Farmstay),由于我们的护照不能工作,所以也没戏。剩下来的就只有住DOC的露营地了。DOC是新西兰主管国家公园和环境保护的部门,在很多地方都有不错的小木屋营地,提供厨具和床位,自带睡袋即可,每人每天10元。虽然是大通铺,但是到了3、4月份人也不会太多。此外,我和微风还在考虑租房车。这样一来现在每天的住宿费用刚刚好可以冲抵汽车租金。

行在新西兰非常昂贵。记得在瑞士的时候1200元左右的通票可以涵盖所有交通工具以及博物馆花销;但是到了新西兰,单单一个单程的30分钟的渡轮就要花35纽币!更别提从奥克兰做火车到威灵顿需要95纽币。不过一个可喜的消息是新西兰租车费用极低,一过4月更是有“淡季”租车价格,每天3厢旅行车的租金有望低于10纽币;这样一来两个人即使租上一个月的车也要比做四次长途火车来得方便、便宜。此外,房车的价格也很便宜,一辆带太阳能淋浴,自供水系统,床,厨具,GPS的房车每天租金大约在50纽币。房车乐园(提供房车所需的加水、充电等需求的地点)一夜大约10到15纽币,这样一来住行可以在一起解决,也相当不错。

明天去离住处较近的奥克兰博物馆。另外视微风的身体状况,有可能会在近期去奥克兰北部80公里的大堡岛上去呆几天,然后就可能会驱车去南岛。等到南岛进入冬季之后再返回奥克兰。具体情况会进一步跟进播报。(今天去了伊登山,拍了一些照片,无奈机器上的Photoshop过期了,只好等到明天用微风的电脑处理完之后跟大家分享)

入住–到达新西兰第一天

我们的房间,很小,但也整洁温馨。68新元/天。用BBH卡62新元/天。

e68891e4bbace79a84e688bfe997b4

住下来之后,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7点半,赶紧准备晚餐。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

e8b685e5b882

旅舍里的公共厨房。大家都在这里自己做饭。锅碗瓢盆一应具全,各种酱料,烹饪调料也很齐备。用餐完后自己清洗餐具。

e58ea8e688bf

我们到达新西兰之后的第一餐,主食是面包夹生菜、火腿片,配上速溶蘑菇汤和提子、牛奶。还不错吧?:)

e588b0e8bebee5908ee79a84e7acace4b880e9a490

漫长的飞行

从北京直飞新西兰的奥克兰有13个小时的飞行,一下子让我又回到大学时坐14个小时硬座回家时的心里准备。飞机夜里11点起飞,大概有一多半的座位是空的。很多人占了一整排(三个)的座位准备睡觉。当我想了又想,终于做好排队的准备,去洗手间时,才发现经济舱的中间有两排至少6个卫生间,根本不用排队等待。卫生间里面也很干净,设施便利。第二次去,又发现一个小“秘密”:卫生间有大有小,大的宽敞方便,小的就因局促而不舒适了。:)

大家都安顿下来后,晚餐开始了。分中餐和西餐两种。考虑到今后的一年都要吃西餐,我选择了中餐牛肉米饭,大野狼选了西餐的鸡肉土豆。事实证明,他选对了。土豆泥超级棒,配上蘑菇、豆角美味可口,而牛肉除了咸味没别的味道。后来大厨出现了,原来他是个高鼻梁的西方人,难怪……大野狼夸奖他的土豆鸡肉好吃,他高兴的又给了我们一份。

饭后甜点是我吃过的飞机餐里最好吃的,甜而不腻。更妙的是饭后饮品,空中小姐们在舱前排队站好,一人手里拿着一种或两种饮品,陆续出发,走到每一排座位前询问:“Tea or English tea?”“红茶,奶茶?”或者“花茶?”“咖啡?”“红葡萄酒,白葡萄酒?”最漂亮的是一个瘦高个子的短发姑娘,长长的围裙随着她每一次转身而摇曳生姿,伴着押韵悦耳的询问,像是一种仪式般让人赏心悦目。

吃过丰盛的晚餐,我们并不急着睡觉,座椅前的小电脑里有许多娱乐可以选:游戏、音乐、电影……有77个电影可选,呵呵,这下可以大饱眼福了。我选了《功夫熊猫》,可惜还没有看到一半,就实在太困了。在飞机上睡觉可一点儿也不舒服,即使因为人少,可以占两三个座位躺在上面,也很不舒适。我很纳闷为什么没有人躺在地毯上,那一定宽敞平整多了,就像在火车上。不过,大家都不这么做,我也不好意思。:p

正睡的香甜,忽然一阵阵剧烈的晃动和上下跳动,我们只好迷迷糊糊的绑上安全带。嗯,也许躺在地毯上就没法绑安全带了吧。

清晨7点半,起来洗漱。接着看《功夫熊猫》。不一会儿大家都醒了,早餐开始。可是因为时差,这一顿该算做午餐了。白白丢了5个小时,唉~

一开始吃东西,时间就过得飞快。我还没有来得及看完第二个片子,飞机就开始降落了。那长长的海岸线,烟雾缭绕的小岛–新西兰,我们来了!

启程

2009年3月5日 北京 机场

下午5点30分,斜阳从落地玻璃窗射入,依旧耀眼。坐在T3明亮优雅的五楼窗边,喜悦从心底一点点升起。终于,我们出发了。

不断有人问我,经过两个月漫长的等待,最初的兴奋激情归向何处?我也不断问自己,常常留意,有没有一丝犹疑?虽然每一次的答案都是NO,但那让人狂喜的幸福感的确渐渐淡去,无可挽留。甚至昨夜,面对一地狼藉,为了避免超重而反复装包、拆包的我疲惫不堪,觉得所谓梦想,根本是不该也就不可能去实现的–因为梦想一旦落地,就化作无数琐碎的杂事,失了摄人的美丽。

可是现在,坐在这里,看夕阳终于渐渐褪去,为它隐身的云朵镀上一层金边,那久违的喜悦又一次涌上心头。也许,是终于要开始了,又或许,是喜爱旅行的我喜欢每一次启程……我不想深究,只希望,这种感觉能盘踞在心里,久一些,再久一些。

———————————————————————————————————————–

进入安检大门

忐忑不安的等待安检。在家的称重结果是我们的托运行李仍然超重一、两公斤。不知新西兰航班的安检柜台会不会给我们一点通融。一上称,数字直往上跳,原本在家称的9公斤的大背包,一下子就蹦到了14公斤。还来不及反应,安检台的姑娘就告诉我们,自行车算运动器械,可以给额外的10公斤,所以我们每个人可以带30公斤的托运行李。结果我们俩一共托运了52公斤的行李(把原本塞在手提行李里的一部分也挪到了托运行李里)。要是没有这额外的10公斤,我们该怎么办?一阵侥幸逃脱般的喜悦!

第67-68天:新西兰初印象

经过将近24个小时,我们终于安顿下来了。总的来说旅程非常顺利。

下午3点蚂蚁准时开车到家里,大约5:30到达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我们乘坐的NZ86航班晚上11点起飞,8点才开始检票。于是我和微风就在附近的一个叫“东方即白”的餐馆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等待。经过前两天的不停忙碌,现在终于有机会完全放松下来喘口气。窗外的夕阳一点点落下去,给初春的地平线抹上美丽的深红色。再见了,北京。

8点一到,我们就去办理登记手续。坏消息是我们的行李比在家里时又重了好几公斤!好消息则是由于我们是环球套票,所以每个人多出10公斤的配额,加上相机和笔记本电脑属于免费携带物品,不在计重范围内,所以没有超重。拿了登记牌,把自行车车胎放气,送到国际超标行李寄运处托运,然后就是安检。9:30到达候机区。 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晚还是由于经济危机导致出差人数激降,候机区可以算得上是空无一人。在去洗手间的路上走了将近10分钟,竟然没有见到一个人!

10:15登机,飞机上的人也很少,我和微风两人独占3个人的座位。起飞不久就开始提供晚饭。大半夜的吃正餐,有点奇怪,但是飞机广播说了,下一顿要等到9个小时之后。晚餐是土豆泥炖鸡肉和红烧牛肉面,我点了鸡肉,微风怀念中餐,于是点了牛肉。鸡肉非常入味,很好吃。机上的大厨还在机舱里溜达,看看大家吃的怎么样。当他走近时,我告诉他鸡肉做的非常好吃,他竟然问是否还要再来一份。呵呵,没有出息的俺使劲点了头,于是就又来了一份,还是一样的好吃。飞机上的座位较之我常坐的国航或者美联航要宽很多,后来才发现国航777客机一排有10个座位,而新西兰航空上面是9个。

总体来说,新西兰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很好,有一种在考虑成本的同时不失优雅和品位的绅士风范。

飞机上有77部电影可以自己选看,吃完了饭我们就把阅读灯关了,选择各自喜欢的电影。微风选的是《功夫熊猫》,我选了《鲸骑者》(Whale Rider)。看完觉得非常困,于是倒头就睡。我一口气睡了9个小时,直到早餐时才被唤醒。微风就没有我那么幸运,早早就睡不着只好起来。吃完早饭不久飞机就着陆了,走出机舱的那一刻觉得有些闷热。入关检查非常仔细,大约有三道,总共花了1个小时才完成所有手续。新西兰有很多奇妙的动植物,正是由于其与世隔绝的孤岛状况才得以保存下来,所以当地政府非常在意外来生物的侵入。

出了机场,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的人民币换成纽币。虽然国际牌价是180元可以换到52.3纽币,但在机场兑换处只拿到48.3纽币,其中还要掏出5纽币做手续费。刷信用卡也不值,除了要交给招商银行1.5%的手续费以外,还要给新西兰本地商户2%的额外处理费。飞机上的一个中国移民告诉我们换钱应该去BNZ,也就是新西兰国家银行,可以直接用银联卡取现。

在北京时曾经打电话给住处询问如何从机场到达,店主人说私营的机场大巴可以直接送到旅舍门口。一出机场就看到机场大巴的车队停在路边,我们的司机竟然还是个辽宁人。一路顺畅,没有想到奥克兰竟然是个山城,上下坡都很陡。道路状况良好,大多是双车道,没有看到堵车。1个小时左右到达青年旅馆门口,两人共花费37纽币。

一路上看到很多黄种人,路两边也有很多汉语和韩文招牌。比起任何一个我们去过的国家,奥克兰的人口都更多样化,当地华人非常高兴的告诉我们,新西兰政府中有两位部长都是中国人。新西兰政府采取了与美国的“文化大熔炉”不同的移民政策,争取找个机会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信息。虽然有元朝和清朝两次外族统治,中国一直还是以汉族为主。其他民族无论在人口上还是文化上都处于边缘状态。真不知道新西兰政府是如何处理多文化共处的问题的。

进了青年旅馆,登记,取钥匙。除了一个前轮泥挡板被压瘪一处以外,自行车状况良好。待东西收拾妥当,已经是晚上7:30。两个人肚子都咕咕叫起来,一楼厨房里有很多跟我们一样的年轻人在做饭,于是向他们打听在哪里可以买菜。卖菜的地方其实更像一个路边便利店,店主是一对印度夫妇。选择不多,我们买了一份蘑菇汤调料,一份全麦面包,一桶牛奶,一捆青菜,一份牛肉片,一盒鸡蛋和一盒提子,花了33纽币。心疼。青年旅馆的厨房是完全西式的,一下子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幸亏可以通过观察其他人来学习在哪里取锅,哪里拿刀。晚饭做的非常简单,基本就是面包夹牛肉。看来这一年的旅程要先从学会做西餐开始了。上网是充值的,每10M一个纽币。下午4点到8点需要买兑换券才能充值。注册之后有5M的免费带宽,刚好给现在写博客用了。

这里的房间只预定了两天,明天的主要任务是想办法通过便宜渠道换一些纽币回来,另外还要找更便宜的短租公寓并且喂饱自己。

第66天:明天就出发!

收拾行李的混乱场面
收拾行李的混乱场面,地上的那个称是今晚的主角。

今天花了一整天收拾行李,现在已经是晚上1:35了。刚刚半个小时以前,微风满脸慌张的跑来跟我说:“咱们的行李还是超重了!”。

“超重”,是今天的热门关键字。

早晨一起来微风就催促我快点下结论,到底是带大车还是折叠车。两个人把行李重量大约一算,大车肯定是带不了了。两个人总共40公斤的份额,光车子本身就差不多25公斤了。“不然一定超重”,于是两人在临走前一天做出重大决定:带折叠车。

等到了晚上11:30,两个自行车包里塞得几乎都拉不上,两个徒步用的75升的大包里也是满满当当。微风一量,每个自行车包重15公斤,大包各重10公斤,“还是超!” 于是决定把我的老款自重2.5公斤的Acme包留在家里不带,并减去肥皂、香皂、洗衣粉若干。接着将大包里的物品合并到另一个哈里和魔幻捐助的“花岗岩子午线75升”的包里。

接着就是1:15,微风愁眉苦脸的又来了。说自行车包一个18,一个16,子午线大包10,“还要减!”。 于是两个人算计半天,再次开始痛苦的割舍抉择。最后决定包括放下各自徒步厚袜各一双,把自重2.2公斤的01年款的三夫三季帐也放下,还把为了追求舒适而带着的睡衣,抓绒裤也都恋恋不舍的放下。

2:15分,微风带着疲惫的表情说:“还超2公斤”,结果又是一番讨论,只好放下所有的洗衣粉,丛林手套,我的牛仔裤、皮带,以及微风的洗发水、洗面奶、面膜。这意味着在未来的一年里,我要么穿黑黑的冲锋裤,要么就是土黄色的速干裤,没有其他选择了。

2:27分,微风跑过来:“还差1公斤”。眼见一个有一个包变空,怎么还差一公斤?两个人再次重新审视每一件要带去的东西。最后发现,如果冲锋衣和抓绒衣都穿在身上的话,就可以省出大约2公斤。这样的代价就是不能穿羽绒服出去了。等到年底在欧洲时恐怕就要依赖于两件抓绒加一件冲锋衣做保暖了。

3:07分,微风终于带着欣慰的表情走过来说:终于可以睡觉了。 大包一个15,一个16,子午线9,加起来刚好40公斤!其余的所有物品,包括笔记本电脑,旅行书,相机,其他国家所需的签证资料都要放在随身的两个25升的徒步包里。

明天,其实也就是今天,下午蚂蚁开车送我们去机场。当地时间6号晚上5点到达新西兰北部最大的城市奥克兰。

再见北京!

第65天:倒数第二天:赶活、学习自行车保养以及。。。踌躇

决策之难 ( Credit: pulpolux@flickr)

决策之难 ( Credit: pulpolux@flickr)

今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赶活上,从早忙到傍晚。中间抽出来点时间学习自行车的一些维护和骑行知识:自行车维护大全自行车变速的技巧自行车链条保养及使用知识

微风早晨搞定了境外应急保险和交通意外险(这个内容足够写一个系列的文章了),下午把手上的项目做完,就赶紧张罗打包。航空公司的规定:环球行套票的旅客可以托运两件行李,每件重量不得超过20公斤,最长边不得超过2.5米。我和微风两人的笔记本电脑连电源加在一起:6公斤;自行车裸车:12.5公斤/每辆;衣物、药品、睡袋、帐篷合计:18公斤;加上驼包、包装箱的重量,真不知是否会超过限额。傍晚时分打电话给大师,得知驮包还没有到货,需要等到明天早晨再打电话确认。后天就要出发了,到现在还有这么多未定因素,真让人有些不放心。 

到了晚饭时分,这种焦虑开始变的焦灼起来。我们开始问自己各种各样的问题:是否真的需要带山地自行车?能否带上9公斤重的折叠车?这次出行到底会怎样安排旅程?以至于到了后来,开始归宿到最根本的问题上:在这一年里,我们希望看到什么?吃完晚饭,把思路整理了一下更新到这篇文章里。从这个安排看,会有相当一部分时间会在城市近郊,剩下的则会是在各个国家公园露营或者徒步。所以应该依赖公共交通进行长途跋涉,而自行车更多是用来做短途交通以便降低出行成本。貌似折叠车可以提供的灵活性要剩过山地车跑长途的能力。也许,应该换折叠车?

如果这样的话,那可是最后时刻的大变化。

今晚准备衣物的时候看了TED上关于人类决策错误分析的演讲。自省一下,觉得自己在决定购买山地车时,没有“Vivid”(录像中采访时的原话,指的是尽量填补未来即将发生的所有未知的细节)的考虑每种选择在实际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就匆忙下了结论。以后应该改进才是。现在无论如何,先睡一觉再说。看看明天早晨起来会有怎样的决定。

下面就是这个录像的视频,里面有很多有趣的心理学实验的结论,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