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11年元宵节有感诗一首

南极夏日的夕阳,
晚上8:30,
仍然在达尼丁湾上歌唱。

一阵白云,
气喘吁吁的爬上远处的山梁。

屋前的圆形衣架,
在大风中一圈圈跳着华尔兹。

而屋旁的老树,
正在窗棂的影子里晒衣裳。

味蕾在哭泣,
胃也沉着脸,
不停的咕咕囔囔。

口水内向又紧张,
因为大家选他来问我:

明明是元宵节,
为何又要吃烤肠?

布莱顿海滩的日落

在墨尔本工作已经三天了,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在北京打拼的日子,每天急急忙忙去赶城铁,写不完的代码,为新“降生”的公司不停的担忧,不断的催促自己快些再快些。过去八个月里悠闲轻松的生活仿佛已经是发生在一个“平行宇宙”中的事儿了。

昨晚在布莱顿海滩看日落,一下子又把我们拉回到“向往”的生活中了。

昨天墨尔本的气温急升至36度,晚饭后跟房东一家去离家10分钟车程的布莱顿海滩遛狗加乘凉。海滩上的遛狗区域并不大,沙子里颇有不少被踩碎的贝壳,以及退潮时留在岸上的带毒水母,论景色实在比不上我们在这次旅行中见到的那些海岸。但当我们坐在沙滩上,吹着湿润凉爽的海风,看着远处市中心的灯火将水面染成五颜六色,一轮鲜红的太阳在一片风帆中缓缓沉入水中,还有天上的云彩在朝向海面的方向被绣上紫金色的花边,周游世界时轻松愉快,心中没有任何负担的感觉又回来了。仿佛心灵是一间门窗紧闭的黑屋子,里面只亮着一盏台灯;突然间窗户大开,屋外的良辰美景一下子涌进。紧张急切的台灯下的心情也一下舒畅了很多。

我想这就是旅行的真正价值。旅行不在于到过多少名山大川,也不在于是否享遍天下美食,旅行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能切身的感受一种与自己习惯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正是以为这样,当旅行结束,生活又回到原来轨道时,自己能记得停下来,用一种全新的眼光去打量自己正在经历的一切,能时常给自己提个醒,能忙中有闲、享受工作和生活。

雨神的故事

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都是沙漠,墨尔本地区更是连续10年干旱,春末夏初之际,目光所至全是枯黄的干草,墨尔本已经不知道多少个月发布“限水令”。我的商业合作伙伴Tim家里养了一些花花草草,由于每周只能周二和周四两天早晨能点滴浇灌1个小时,大部分都干枯的奄奄一息。用Tim的原话,澳大利亚是一个“适者生存”的试验场。

对于在江南长大的我来说,每天的蓝天白云,烈日枯草让我们多少有些“不满”,谁知昨天下午开始就断断续续的下起雨来,家里的小姑娘高兴的又蹦又叫。我高兴的给Tim写邮件说:我和微风是雨神,说不定就此可以结束墨尔本的干旱状况。Tim回信说:那你们可要努力,照着墨尔本现在的状况,要下一整年的雨才能彻底解决干旱的状况。

现在窗外,又在下雨,嘻嘻。

澳大利亚式的社会主义

昨天收到胖子来信,说他百思不得其解门前的橙色箱子是做什么用的。我出门一看才发现,那原来是邮箱。

我们在阿德莱德时就这个问题曾经询问过在邮局工作的好友Rob Duncan。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Rob自豪的说,这就是澳大利亚式的社会主义。Rob说,社会主义最好的一点是让贫穷的人也能够享受到一些最基本的服务,其中就包括亲情权。对于邮局系统来说,这个亲情权就体现在只需花费1块钱就可以在72小时内可以把一封邮件寄到澳大利亚境内的任何地方。澳大利亚幅员广阔,面积跟中国差不多,但是人口总共不过3千万,空旷的像火星表面一样。还记得我跟微风在西澳开车,方圆1000公里只有一个几百人的矿业小镇Meekatharra。要把一封信从悉尼寄到那里,要先用飞机运到Perth,然后用公路列车日夜兼程赶路,才能确保72小时内能运抵Meekatharra。按照国内的距离来说,也就是先从北京飞到西藏,然后再用卡车运到阿里(实际距离大约要往返阿里2-3趟)。

这基本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但是邮政系统的人一直对此深感骄傲。 跟国内从小看的《闪闪的红星》和《董存瑞》一样,澳大利亚也有自己的“样板”电影《The Back of Beyond》。只不过这里的民族英雄是个普普通通的送信人。不但没有献身,而且还是个臭胖子,胡子拉碴、一连好多天不洗澡,其丰功伟绩就是坚持30年无延误的开卡车把邮件送到沙漠定居点的。点击这里可以看到电影里的三个片断。
The Back of Beyond

家里大件基本不用买之周末淘宝记

在澳大利亚,周日是家庭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早晨去教堂,中午收拾家,下午去父母或者朋友家聚餐是每周日的“生活惯例”。

昨天中午我们去合伙人Tim家作客。坐在火车上,我和微风都觉得怪怪的。难道周游世界就这么结束了?生活又将回到朝五晚五的状态?难道这就是我们这8个月以来所寻找的生活?望着车边飞驰而过的建筑,我们不约而同的体会到一丝苦苦的陌生感。好在午餐吃的非常愉快,大家还一起看了97年Tim夫妇刚结婚时在中国、蒙古、俄罗斯和希腊的“周游世界”的照片,他们可爱的女儿Ella还用吉他给我们演奏了一曲Love me tender。在回程的火车上,我和微风突然觉得这个城市变的熟悉且友好起来。看来新到一处,有亲朋好友“接应”的确很重要。

下午的“节目”是“拣垃圾”。每个周末,各家各户都会把淘汰不用的老物件放在屋外的草坪上。如果路人看到需要的就可以拿走,感觉上仿佛是在逛“露天的二手超市”。我们房东就“淘”了一个双开门的冰箱和一整套桌椅,还跟我们介绍经验,说去富人区收获会更好。 可不,转了半个小时,我们就见到了6台电视,3台打印机,2台扫描仪,1台传真机,3个组合沙发,7个床垫,1套高尔夫球棒,显示器和旧电脑不计其数,以及1箱电话机。我们现在居住的房间里还缺一个床头柜,两盏台灯,另外由于我们的自行车不是在北京就是在悉尼,每天要步行40分钟往返城铁站,所以还需要一辆自行车。早晨出门时我们特别看好了一个彩色的床头柜,可惜回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拿走了,郁闷。倒是发现不少自行车,不过大部分是内外胎都有问题,轧皮也没了,修理起来成本太高,只好先放弃。不过来日方长,下周还可以继续。

安全抵达墨尔本

现在我们是在墨尔本的“家中”发出的第一贴。跟大家报声平安。

今天中午墨尔本时间12:15到达,中国南方航空的飞机。 机组人员服务态度极好,但饮食欠佳。下午到了住处,一觉睡到晚上8:30。 晚饭是房东准备好的蔬菜沙拉和炒鸡片。我们陆续把打包的衣服取出挂好,微风还用电熨斗把明天去见朋友的衣服熨平整。“新生活”要开始了,我们也为终于可以安定一段日子感到无比开心。

下面是我们在墨尔本住处的地图,距离海边步行大约15分钟可以到。点击打开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