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悬而未决

今天可以算是毫无成就感的一天,在为梦想努力的道路上。没有为sun life写一行代码,没有为purifyr寻找可能的潜在领域,没有为出行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有一点点沮丧和空度的感觉。唯一做的一件值得记录的事情,是早晨打电话给澳大利亚领事馆,居然一次就打通了,得知他们终于收到我们花了两天时间,在两部传真机上费力传过去的补充材料 — 但是,结果还不得而知,要等到下周……

我无法再计划下一步事情。就像大野狼昨天说起的一本书上的描述:人类是唯一具有计划能力的动物。一个脑部受到伤害,新脑损伤,旧脑完好的人,当别人问他:“你明天要做什么?”时,

他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好像你让我在一个空的游泳池里找一条鲸鱼。”

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事情,我也无法计划什么,因为一切都悬而未决。澳大利亚签证,挡在了我内心通往计划之门的锁眼上。

——————————界标

不过说到常规的生活,今天还是过的不错的。花旦邀请我们去看了他们的成果展示(类似汇报演出),十几个7到9岁的民工子弟学校的孩子,在义工的带领下,在一周的时间里排演了《美女与野兽》风格的音乐剧,简单却不失冲击力。他们在台下的父母,有着一张疲惫却全神贯注的脸。

看完表演,我们顺便参观了国家大剧院。发现它果然是摄影的好地方,图案的变化、光影的明暗相交错,每一次取景,都让我感叹设计的伟大之处。

当我一边记录,一边回忆的时候,沮丧一点一点减轻了。庸常的生活,也自有它让人沉醉的一面。也许我太着急了一些,也许,这个周末应该take a brea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