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

三月,初来达尼丁,我和Alex约定,用一个月的时间熟悉语言和环境,第二个月开始找工作。

和我们旅行过的很多地方一样,教堂是这个城市最高大宏伟的建筑。一天,我沿着主街信马由缰,一座教堂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 “Free English Class(免费英语课)”几个大字贴在门上。这,就是我参加的第一个英语课了。无需报名,任何人随时可以加入。每周二中午,大家带着自己的lunchbox(午餐),在教堂的一角吃饭聊天。教堂提供免费的茶点。这里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慢,时光似乎停止,午后阳光下,义工老奶奶织着毛衣,不时抬眼看看大家,慈善安详。这里适合生活无忧寻找一些归属感的人,但不适合我 —没有任何课程和大纲,参与者多为初级水平,羞涩又腼腆,常常一顿饭吃完,我也找不到可以交谈的对象。

四月,Alex在学校的老师热心的请我去他的办公室坐坐。他叫Dave,比我们略微年长,教数据库。因为有共通的东西,我们聊的轻松愉快。我告诉Dave我担心因为语言而影响面试、找工作,他非常友善、非常真挚的说:“我觉得你的英语没有任何问题,你的技术也很好。只要你想,随时可以开始找工作。说英语的时候,你最好忘了自我意识(self conscious),不要总去检查、关注自己是不是说的对……”很简单的话,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关于自我意识的评价,更仿佛一下子点醒了我。我是一个细致敏感的人,这个特质并非所有时候都是优点。我要“迟钝”、“迟钝”、再“迟钝”一点,忘了自己,忘了那个小心翼翼,怕犯错的自己。谁不会说错话呢?谁又会总把别人的错记在心上?越怕犯错,越容易因为紧张而犯错。关注自己想要表达的,而不是已经说过的。

Dave带我试听了他参加的英语课—Toastmasters。参与者大多是像Dave这样的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或者已经移民多年的人。他们想要完善自己的沟通能力,提高自己的公共演讲能力。这一次,课程对我来说又太难了。尽管如此,三次试听课,我仍然学到了至今仍受益匪浅的“三段论”:给别人评价和反馈的时候,首先,给予肯定,称赞做的好的地方;然后,指出不足之处,尝试给出建议;最后,以正评价做总结。渐渐的,我发现先给对方肯定和赞许,几乎是这里人们交往的常态。努力寻找对方观点的可取之处,并给予肯定,让之后的交谈都更加友好顺畅。当然,换个角度想,我也明白为什么自己在这里总是听到称赞和鼓励了。

兜兜转转,我又在奥塔哥大学找到了一个面向新移民的免费英语课。接待我的老师多年前移民自非洲,肤色黝黑,身材高大,有着设身处地的细腻和友善。他请我坐在椅子里,详细的询问我的情况,给予评估。最后,他说我的情况符合上课的规定,并祝我能喜欢这里的生活。

我被分配到南区的一个学校,每周二晚上7点到9点上课。英语老师经验丰富,是从事教学多年的退休教师。同学们则来自五湖四海,程度也参差不齐。有说流利英文的德国小伙子,已经来了两年,有稳定的工作;也有字母还不会的来自南欧的妈妈,和女儿一起,窘迫的抬不起头。最让我佩服的是一个上海阿姨,泼辣热情,虽然带着浓重的口音,但敢说敢问。她跟随女儿移民,在国内从未学过英文的她,在这里摸爬滚打的沁润了几年之后,竟能独自生活,交朋友,慢慢的融入了这个社会。

是的,融入这个社会,这就是这个政府出资的课程的目的。它的教学大纲从购物到就医,从天气谈到交通,内容涵盖生活的方方面面,即练语言,又帮助新移民熟悉这个社会的运作方式。这一次,我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英语课。

One thought on “英语课”

  1. 如果可以想加你微信,和你们有一些相似得地方,也有学习的地方。我的微信:MichellAnd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