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的故事(三)

第一天领了新笔记本出来,琳就站在创新中心门口等我。她拿着笔记本爱不释手,还要帮我背,好像自己领了新电脑一般开心。

有了新工作,自然要勤奋努力。Alex出差的日子,我常常加班到很晚,再在市中心的台湾餐厅吃完晚饭才回家。冬天渐渐来临,骑自行车经过海风呼啸的海湾,全身吹透,裸露在外的皮肤刀割一般疼,那可是从南极吹来的风啊。海滨步道边种了一排灌木挡风,但在某个稀疏的缺口,狂风可能冷不丁把骑车人吹个跟头。于是在没有公交车的夜晚,我弃车走路,一个小时的路程,久坐的身体由僵硬变得柔软,漫天繁星在天空铺展,一直铺到海里去。原来披星戴月是这么美妙浪漫的事情,让我情不自禁的要对着大海唱歌。

我们隔壁住着一对母女。单亲妈妈Tracey带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Georgia。Tracey曾在警局工作,她听说我走夜路回家,拿出她在警局里遇到的案子告诫我潜在的危险。于是有一天,在回家必经的天桥上,我看到琳在远远的张望,原来她见我迟迟不归,出门迎我,不知不觉已经快迎到市中心了。

就在那样一个夜色中,琳告诉我,她的妈妈得了癌症,已经治疗了很多年。药物摧毁了她曾经美丽的容颜。琳给我看了她一家人的照片,她的爸爸英俊潇洒,琳的美貌像极了他。可她妈妈脸庞浮肿,根本看不出昔日的美丽。她曾经叱咤职场,作到新西兰某家电品牌在中国区的经理,也因此一家人移民奥克兰。琳的爸爸负责照顾孩子,妈妈仍留在中国挣钱养家。谁料两地分居导致婚姻裂隙,等她辞职想要挽回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可怜她拼命工作,换回一心伤痛,一身伤病。

琳的身世越了解越让人唏嘘不已,她这样清水出芙蓉般的样貌和品质,竟是风沙里打磨出来的。

或近或远的,琳常会迎我下班。看到我,就顽皮的歪着头一笑,很得意的样子。她会和我讲起学校的生活,自豪的告诉我,她的成绩很好,完全有资格申请优等生才能入住的学生公寓。但学生公寓价格昂贵,管吃管住每周三百,远远不是她能负担的。

琳说班上有个男生待她温和有礼,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他还邀请她到他的船里玩过,那个男生住在船里。风大浪急的时候就很受罪。“什么?住在船里!”“嗯,他们家很有钱。”有钱才买得起船,这我能理解。“家庭年薪超过十万,政府就不给任何补助了。”不给补助就让孩子住在船里,这是什么逻辑呢?

一天晚上,琳很兴奋的抱出一堆衣服和鞋子,原来第二天她要参加学校的舞会。我耐心的帮她参谋,看她一件件把衣服鞋子试过去,兴奋的好像自己要参加舞会一样。我再三提醒她要挺胸抬头,担心她Tomboy(假小子)的行走姿势影响了形象。她对我婉儿一笑,调皮的说:“你放心,我很popular(受欢迎)的。”最终,我们选定了一条淡蓝色带银边的裙子,配亮闪闪的水晶鞋。退下日常的学生装,穿上舞会礼服的琳,好像冰雪奇缘里的公主一般璀璨夺目。

那一年的生日,Alex在美国。我本来想象了一个安静的生日,没想到青年旅舍的朋友们悄悄策划了生日Party。有气球,有蛋糕,大家都带了菜和礼物。琳更是省吃俭用,攒钱买了一个篮球给我。

许了愿,吹了蜡烛,我被抹了一脸的奶油。兴奋和欣喜之余,我在想:我可以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和这些热心肠的人们在一起,有什么理由要搬出去呢?

可是生活就是生活,它会在某个地方分叉,带曾经朝夕相处的人们,流向各自不同的远方。

九月,在看了许多次房子之后,我和Alex终于选定了靠近大学的一处出租屋,搬出了青年旅舍。从此我和琳,回家就是向着完全背离的方向了。有时,琳会在我上班的时候去找我,顽皮的敲敲我的玻璃窗。我就会抓起桌上的零食出门去会她。有一天中午,那个熟悉的身影又在敲窗子,我一把拿起刚拆封的巧克力冲出去找她,却看到她站在一群人中间,有些拘谨的介绍:“这是我妈妈,这是我姥姥,这是我弟弟……”我给她递巧克力的手有些尴尬的停在半空。琳的妈妈很亲切的迎上来,用好听的普通话说:“谢谢你一直照顾琳。琳常和我们说起你……”

就在那一刻,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意识到,我和琳,隔着十几岁的距离,那么陌生,之前的一切,竟好似幻象。

很快,琳的预科学习结束,她转去梅西大学上学。那里有全新西兰最棒的兽医专业。琳的理想是当兽医,她喜欢小动物,也了解它们。当初在青年旅舍的时候,店主请我帮忙照料他的小猫“小不点”。琳看到“小不点”,立刻上去仔细的摸摸,又在肚子下面抓抓,很专业的说:“它太胖了,要减肥。”

感情需要时间来浇灌,我和琳的短信、邮件随着距离和时间而渐渐稀疏。有一天,久未联系的琳写给我一封邮件,字里行间都是泪水。她的妈妈癌症复发,将不久于人世。我回给她长长的邮件,反复修改了好多次,却没有一个字让我觉得能给她任何帮助。什么,能安慰一个即将失去母亲的惊慌失措的孩子?!

那年圣诞节,我寄礼物给她,问她要了地址,却不敢询问她的近况。我很怕听到噩耗,而我只能给她苍白无力的安慰。

那之后,很少再听到她的消息。就好像她突然的到来,她从我的生活中又突然的消失了,只留下那些回忆、嬉笑和伤感,和一堆已经渐渐褪色的粉色的小纸条,记录了我们曾经的亲密无间。

谢谢你,我的小Monkey,陪我走过那段时光。亲爱的琳,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4 thoughts on “琳的故事(三)”

  1. 真棒,你和Alex都好吧,几个娃娃啦?就看到过你们的女儿:)多写写,将来出本书多好啊。

      1. 我05年就回国了,一直在北京,现在两个男孩儿了。不知你和Alex用不用微信,我的liuqiangq201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