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3天:断网-回家准备-上海-镇江

寂静的小巷(来自Flickr的Techno)
幽静的小巷(来自Flickr的Techno)

第31天:1月26日,大年初一。中午突然发现家里的宽带无法上网了,估计一两天也搞不定。明天就要出发去看望两人的父母,所以索性停下手上路线安排的工作,开始准备行李。 微风笑称我为“重度上网依赖症”,表现症状是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会六神无主,即使心里明白不会有电子邮件,也总要时不时的打开电脑去瞄一眼。 后来我想办法用手机上网收发邮件,这才终于我放松了一些。

自从大学毕业,我们买了不少长毛绒的娃娃。这次要把他们送到父母家中保管。两人商量再三,决定带着“淘气坏狗”和“小熊”一路通行。这样无论到了什么地方,只要进了自己的帐篷,里面总会有熟悉的“宝贝们”在等待。 (微风补充:宝贝们听说我们要出远门,都非常难过的哭了。我们跟他们保证再三,说一年后一定把他们接回来,还一个个的抱着哄哄才让他们安静下来。)

第32天:1月27日,大年初二。早晨起了大早,去五道口的雕刻时光去完成一个55美元的散活。帮助加拿大的一个设计公司对他们的画廊软件做简单的修改。平时的雕刻时光总是人声鼎沸,今天是大年初二,里面只有3个人。原来觉得1个小时可以搞定的事情,竟然花了1个小时40分钟,亏了。 🙂

在决定周游世界之前,这些“小活”我是从来“不屑”的。倒不是因为高傲,而是总觉得并不缺这些“小钱”。可是现在不一样了,55美元就意味着3到5天的露营地开销,或者是2顿不错的晚餐。好友勇强曾经说我们是“小富之家”里长大的孩子,钱不多但是从来也没有挣钱的渴望。呵呵,至少这次周游世界开始让我们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资金压力。

干完活已经12点,赶快收拾东西往家赶。晚上6:45的飞机,必须4点从回龙观的住所中出发。在城铁上还顺便把原来299元的全球通套餐降为58元,开源节流嘛。到家时12点半,微风已经收拾的手忙脚乱。听起来一个浪漫的主意,在每步实施中却充满了实实在在的细节。探望双方父母只是周游世界的过程中一个准备步骤而已,而仅仅是这个小小的步骤,就整理出5个大包裹。下午4点准时离开家门,先乘13号线从龙泽地铁到芍药居,再坐5号线从芍药居到达三元桥,最后从三元桥坐机场快速线抵达3号航站楼。等到一切办理妥当,坐上飞机,已经6:30。

晚上到了上海,在勇强家借住。从虹桥机场到张扬路,汽车行使在高架上,两边飞驰而过的是上海繁华的夜景,以及把汽车与外界隔离开来的高高护栏,不真实的像是科幻片中的急速飞车。到了勇强家,聊天的话题是一些“传统项目”:创业中的感受;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周游世界;希望看到什么;回来之后会做什么;答案还是类似:因为不知道,所以要去发现。

第33天:1月28日,大年初三。睡到自然醒,勇强亲自下厨做了早饭,一顿”好吃好喝“之后打车赶奔上海火车站。一路上五个大包颇为麻烦,要不断的停下休息。3个半小时后火车到达镇江。离开这里已经有13年之多,上次回家探亲也是2年前了。这个我长大成人的城市已经变的越来越陌生:火车站前骂骂咧咧的出租车司机,流满污水的人行道地面,拥挤在一起的小门面个个声嘶力竭的喊着打折、折上折。镇江在国民党时期原本还是江苏省的首府,最近几十年却在长江三角洲的城市竞争中被后来者追上并远远超过。不知照猫画虎式模仿,以及最近提出的打造江南软件城市的口号,能否有所帮助。

父母照例做了我们爱吃的东西,两代人之间的沟通仍然是不存在。两代人的生活背景,工作环境以及对于生活的期待已经大不相同。上一代人在文革中进入工作岗位,经历改革开放的冲击,青春的痕迹在国企的砂纸上被磨的丝毫不剩。收敛、低调和随大流是文革时期最安全的做事方式,而成家立业的稳定是他们对于幸福的本能诠释。我们这一代人在大城市里开始职业生涯,远离我们长大的环境,强调有自我的独立思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选择生活方式。

也许这个城市在过去的13年里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我们的思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