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式的社会主义

昨天收到胖子来信,说他百思不得其解门前的橙色箱子是做什么用的。我出门一看才发现,那原来是邮箱。

我们在阿德莱德时就这个问题曾经询问过在邮局工作的好友Rob Duncan。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Rob自豪的说,这就是澳大利亚式的社会主义。Rob说,社会主义最好的一点是让贫穷的人也能够享受到一些最基本的服务,其中就包括亲情权。对于邮局系统来说,这个亲情权就体现在只需花费1块钱就可以在72小时内可以把一封邮件寄到澳大利亚境内的任何地方。澳大利亚幅员广阔,面积跟中国差不多,但是人口总共不过3千万,空旷的像火星表面一样。还记得我跟微风在西澳开车,方圆1000公里只有一个几百人的矿业小镇Meekatharra。要把一封信从悉尼寄到那里,要先用飞机运到Perth,然后用公路列车日夜兼程赶路,才能确保72小时内能运抵Meekatharra。按照国内的距离来说,也就是先从北京飞到西藏,然后再用卡车运到阿里(实际距离大约要往返阿里2-3趟)。

这基本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但是邮政系统的人一直对此深感骄傲。 跟国内从小看的《闪闪的红星》和《董存瑞》一样,澳大利亚也有自己的“样板”电影《The Back of Beyond》。只不过这里的民族英雄是个普普通通的送信人。不但没有献身,而且还是个臭胖子,胡子拉碴、一连好多天不洗澡,其丰功伟绩就是坚持30年无延误的开卡车把邮件送到沙漠定居点的。点击这里可以看到电影里的三个片断。
The Back of Beyond

One thought on “澳大利亚式的社会主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