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匆匆一瞥–小马过河

2010年2月12日,告别墨尔本飞回北京,中途在新加坡转机。我们利用这7,8个小时匆匆感受了一下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国家。新加坡有“花园城市”的美称,所以在我的想像中,这个热带小国必定绿树成荫,繁花似锦。但飞机还没有降落,我就知道自己的想像有些偏差。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都市在海岸边延伸,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密密麻麻的伸向天际。下了飞机,搭乘地铁,沿线颇多像国内大学宿舍般的建筑,好奇的请教邻座,原来是政府为老百姓盖的廉价公寓楼。这些蚁穴般的巨大建筑,楼与楼之间,户与户之间统一的像是穿着制服的一片人海,个体差异完全被湮没其中。

Continue reading 新加坡匆匆一瞥–小马过河

这一次,像是结尾

虽然在09年11月份回到过北京,在国内呆了两周。但这一次,无论身体和心情,都更像是真正的结尾。大年夜,我们采购了一大堆食物,想要晚上边看春晚边吃火锅庆祝这个及时赶回来的春节。却从中午一直睡到晚上十点,匆匆吞下去一些东西后又进入梦乡。整整两天,味觉迟钝的难以品味出在国外盼望了许久的中餐美味。看了个尾巴的春晚更是让我们摸不着头脑:那些舞台上花花绿绿的服装和不知所云的节目,就是我们一心期待的春晚?

当然,需要时间调整的还不止这些,下了飞机买地铁票的时候,售票员粗暴不耐烦的态度让我一下子火冒三丈。我花了三秒钟反应上来,这是国内服务部门的常态,而大野狼花了五秒钟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一切又都回到原点,一切再也回不到原点。

一切再也回不到原点了吗?–唐僧问


2010年2月13日,凌晨,空旷的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

Continue reading 这一次,像是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