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 飞往Perth

清晨5点10分,Rob开车送我们到阿德莱德机场。四周漆黑一片,只有黄色的路灯和山下灯火辉煌的城市。让我想起上周二晚上,Rob从火车站接我们回家,也是这样的灯火和夜色。告别来的如此之快,让人不舍。

在这里,我们第一次真正从内心欣赏到澳大利亚独特的美,也理解了澳大利亚人粗旷友好的性格。当告别来临的时候,我们已经洗去了身体和心灵上的疲惫,充满了电,精神饱满的继续我们的旅程。

“你们有很多机会用自己的钱。”在机场,Rob又一次付钱请我们吃了早餐。他们为我们做了那么多,我们可以回报他们什么呢?

CIMG9135

拥抱、告别、起飞。飞机穿透朝霞,带着温暖、希望和快乐,送我们到下一站:Perth。

5月24日 Cleland野生动物园

从昨夜起就下个不停的大雨并没有影响我们今天的行程:Hellen开车带我们去Cleland野生动物园参观。
我们首先看的是可爱、永远也睡不醒的考拉。饲养员打着伞,像抱着宝宝一样把它从栖息地抱出来给我们看。

cimg89501

Continue reading 5月24日 Cleland野生动物园

5月22日 壮美的荒野和美妙的星辰

离开Rob父母家,Rob开着他的四驱越野车,带我们向澳大利亚深处探索,往返一千多公里。

刚开始,是郁郁葱葱的森林,不久,树木越来越少,灌木丛生。有的地方连灌木也少见,大片地表裸露在外。

夜晚,我们到达Mally Sky 天文观测站。这是我第一次通过高倍望远镜瞭望遥远的星辰:木星和它的环状带清晰可见,像闪着银光的宝贝;神奇的星云曾经出现在各种媒体上,但亲眼看到那些雾气一样的亮处和暗处仍让人不禁感叹宇宙的深邃……

CIMG8914

Continue reading 5月22日 壮美的荒野和美妙的星辰

5月18日 周游世界需要带多少衣服?

兔子在伊登山顶的长凳上

由于带了自行车,我们可免费携带的行李就非常有限了。衣服精简再精简,最后的结果是:每人两套秋衣秋裤、两套速干衣裤、两件抓绒衣、一身冲锋衣裤外加一件短袖。这些专业、舒适的衣服耐脏、易洗易干、适合各种天气。但是,它们并不适合所有场合:爬山、徒步、逛街、购物、参加聚会……日复一日,终于,我们再也无法掩饰:“多希望带了牛仔裤呀!”我们的确努力过,在便装里适用范围最广的牛仔裤一早就被我们塞进了背包。但在一次次称重都超限的情况下,它们最终无奈的被请出局。

我们的感叹也仅限于此,因为其它的衣服即使在最开始也并不在我们的计划中。但这并不妨碍我想念它们:当我看到婆娑的裙摆时,我会怦然心动,想起我的长裙;当我们在风中裹紧抓绒衣时,我会怀念我长长的,可以在风中舞动的风衣。当然,当大雨不期而至,我们穿上冲锋衣,像两只熟透了的柿子在雨中狂奔时,我们也会笑话一下那些行色匆匆的人们,即使打着伞,你们能像我们这么方便吗?

终于有一天,当我全副武装的出现在超市的时候,一个同胞好奇的问我:是不是今天刚到悉尼?不然怎么会穿着冲锋衣到处逛呢?当然,他也很友好的说:我一直想买一件冲锋衣,爬山的时候穿……

其实这个时候,我对便装的渴望已经渐渐减退。对变化的期待缩减成:穿了一周的白色抓绒已经变黑,终于有机会换上干净的灰色抓绒;或者,穿了好几天的灰色抓绒,换上干净的白色抓绒,心情也明亮了许多,瞧,它还带着一个帽子呢。:p

同时,我也更加适应和认同了现在的自己–一个风尘仆仆的旅行者,而不是夏日海边的窈窕淑女,也不是衣着光鲜的职业女性。只是一个,背着行囊,不断行走,浪迹天涯的人。

5月7日 陌生的悉尼

来到澳大利亚,悉尼,已经三天了。我的感觉是:没有进入状态。

cimg8803

本来以为这两个国家这么近,从新西兰到澳大利亚会像从国内的一个省到另一个相邻的省一样变化不大。但我错了,即使吃的东西都要重新适应和学习。这里的有机面包有股酸味,不好吃;苹果和桔子淡而无味;自由放养的鸡蛋,蛋黄仍然是淡白色的,味道不香。可能是我们选错了牌子,或者,是这块土地太贫瘠,太缺少养分,培育不出醇香的食物。好的方面是:1.澳大利亚自己产Avocado;2.新西兰的甜玉米已经过季,悉尼的超市里却又多又便宜。

悉尼实在是巨大。发达的城市火车网连接着一个个区域,就像上海,甚至地铁里甜品店散发出来的味道都让我想起上海。也许它太大了,难免有肮脏的角落,有人随地吐痰,更多人乱丢垃圾;也许它太拥挤了,人与人之间不再友好礼貌;工作人员懒懒的只想打发你走,不愿提供更多的帮助。

幸好,有手套、九九和他们刚刚两个月的宝宝收留我们住在他们家;有Sean在我们刚到悉尼的第一天就招待我们大吃了一顿正宗的四川火锅;有月月写来长长的邮件,详细介绍悉尼的景点并许给我们温暖的承诺……不然,我们真要迷失在这个到处是同胞的陌生的城市了。

悉尼不是不漂亮,只是,有点审美疲劳的我们提不起兴致。澳大利亚不是没有让我们兴奋并期待的风光,只是,囊中羞涩的我们还没有找到可行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