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 Christchurch, Lush家 心情日记

CIMG8694

音乐真是神奇。在这样一个夜里,听着Jerome的吉它声,从似有似无到渐渐增强,弹奏出一段我并不熟悉却优美动人的旋律。我急切的想找到一支笔,一张纸,抓住这触动心弦的一刻,却又不敢动,怕惊醒了沉醉其中的人,丢失了梦幻一般的宁静。

Sophie趴在我的脚边,温热的身体轻轻压着我的脚面,她觉得委屈吗?当我和Alex吃冷饮的时候,Willow爬上Alex的膝盖,快乐的享受我们一勺勺喂她,而Sophier也期待的把脑袋放在我的膝盖上,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可是,我们怎能像喂孩子一样喂一只狗呢?

怀着歉疚,我轻轻的抚摸着Sophie,它静静的趴在那里,如此享受。作为一只狗,它会难过吗?它会委屈吗?它回答我的,是一阵亲热、急切的舔–长长的舌头湿湿热热。我想,她知道。

新西兰的旅程接近终点。当我们到达Christchurch的那一刻,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有一扇通往过去的门,被轻轻打开。眼睛,看到陌生的国度;心灵,却找到了内心的家。

当我们行驶在广阔的Canterbury平原上时,我们不断的讨论过去、现在和将来。Alex长在南方湿润的小镇,所以,他喜欢雨;而我,长在晴朗的北方,金灿灿油菜花的田野里,有我童年最幸福的记忆。所以,我喜欢明亮、灿烂的晴天。南岛,有雨,也有绚丽的阳光,它们频繁的、几乎是不可预测的交错着。彩虹,在雨水洗过的山间横架,而瓢泼大雨,也会在艳阳后倾泻。

是我们想家了吗?是我们习惯了漂泊吗?我们不断的看到新的景致,品味它们带给我们的情绪,又不断的在这些联系后面,看到童年塑造的,隐藏的自己。

Alex终于按捺不住,向Jerome请教弹奏的方法。而我,是如此期待,我们能学会一样乐器。那么长长的旅程,将因为有了音乐的陪伴而变得不同。就像绵延的群山,有了泉水的陪伴,便立刻有了灵气和生机,柔软的,流向远方。想起小时候,吃过晚饭,当天色渐暗,爸爸吹起口琴,妈妈轻轻哼唱,一家人的心弦合成一首歌……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宁静美妙的时刻吗?

过去的,已经流向远方;未来的门,它可否叩开?

答小烧二:全面审视全球化。

路边被砍倒的树  
路边被砍倒的树

小烧写到:

“美国梦的表象是财富,但基础是平等,亦即每个人都能平等享有机会,如果说中国梦“复制”美国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 要是没有经济危机,你看新西兰人还抵不抵制全球化。穿着made in china的衣裳,吃着made in tailand的米,美着呢。”

在国内,全球化一直被认为是个好东东。进入WTO就表明中国进入了世界大家庭,终于可以参与全球竞争了,同时也让我们这样普通人有机会去周游世界。但在新西兰这一个多月里,我对于这个词有了不同的理解。我渐渐意识到全球化并不等同于以消费为中心的物质化。我总是担心中国在复制美国梦时只学了皮毛,却忘了基础。一不小心走了样,成了资本和政治紧紧捆绑在一起的拉美资本主义。我更担心的是中国只学到“财富的表象”,也就是消费文化的代表:可乐、麦当劳、汽车加Hollywood大片。

今天下午花了两个小时在Takaka图书馆看《重塑天堂(Paradise Reforged)》。这本书与Michael King的企鹅版新西兰史是新西兰历史类图书借阅量前两名,所以或多或少可以算是代表了新西兰的主流思想。作者对于新西兰在84-99年间“全球化革命”的整体评价是虽然在汽车等消费指标上有所提升,但是就业率、教育水平以及对于生活满意度方面却有显著下降。言下之意,新西兰在参与全球化的15年中,从国家战略性指标的角度看,其实是吃亏了。

至于那些对于依赖于原料出口的国家,参与全球化更是自废武功,将自己的未来和希望寄托在他人手上。

东南亚热带雨林地区,主要是菲利宾、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地区自然资源丰富但矿产稀缺。当地政府在“全球化”之后,先砍伐掉所有的热带雨林,出口木材;然后又根据“市场需求”,在这些土地上种植单一经济作物,如香蕉或者橡胶树。在少数“中产阶级”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大部分农民慢慢的失去了适合耕种的土地,不得不去种植园或者工厂从事重复性的体力工作。对于主要出口目的地的美国,这样的全球化很棒,因为在美国超市可以买到极为便宜的香蕉;但是对于那些原本可以靠自己双手吃饭的农民来说,这样的全球化很糟糕:他们被迫离开自己熟悉的行业、放弃好几代人熟悉的耕种知识,前去参与“工作机会”的竞争,成为国家负担,还要等待别人去“创造”工作机会,政府反过来还要花钱去培训“再就业”。如此折腾,何苦来哉!

那对于西方,尤其是美国老百姓,是不是全球化就一定是好的呢?我看也不全是。大凡以规模经济发家致富的商业模式,一定是集中制造,渠道为王和媒体营销“三管齐下”的进行。为了提高食品“寿命”以及在“色香味”方面吸引消费者,大部分食品都含有防腐剂、发泡剂、酸性调节剂等好几种添加剂,而且一定得是高糖,高脂、高盐分才好吃。这样“优化”的结果是2000年统计表明,美国10大死亡因素中有5项与这种饮食结构直接相关。它们分别是排名第一的心脏病(高盐),第二的癌症(添加剂)、第三的中风(高脂),第七的糖尿病(高糖,高脂),第八的肝脏疾病(高脂)以及第九的血管疾病(高脂)。作为对照组实验,美籍日本人换癌症和糖尿病的几率是同时期日本本土居民的1.7倍!不幸得是在大众媒体的推波助澜下,世界上其他文化的传统饮食,如中国的蔬菜豆腐加米饭,日本的米饭加鱼,墨西哥和南美的玉米加豆子则被打上”落后“的标签。所以与新西兰相似,如果以消费品作为评价,也许美国人从全球化中得益颇丰,但若是以健康为标志,恐怕不少美国人其实也是亏了。

我完全同意小烧所说的“任何事都有正反两面,杯子不是半空而是半满”。我并不想给大家留下一个“全球化是万恶之源”的错误印象。其实任何交通和沟通方式的革命性进步都会促进文化和经济交流,这样的互通有无是非常有益的。真正出现问题的是对于全球化负面影响的轻描淡写以及低调处理,甚至是对于全球化不加审视的全盘接受。

4月8日到4月14日 新西兰Nelson的色彩

经历了Ruth家的秩序、严谨和浓重的社会责任感,又经历了Talulla家的自由随意,我还以为之后的HelpExchang家庭都会在这两者之间,可是我错了。Nelson的Kay家是完全不同的方式:作为主人(Host),他们有意把自己的生活和来访者(Helper)的生活隔开。Helper有自己的卧室、厨房和卫生间,平均每天工作两个半小时,每两天工作一次,一次5小时。所以每隔一天,Helper都有完整的一天安排自己的活动。Host只提供住宿不提供食物,但每次劳动之后Helper都可以到花园里摘取自己喜欢的新鲜蔬菜,每天早晨去鸡窝里拿还带着微温的鸡蛋(我最喜欢这个任务:p )。

cimg7916

Continue reading 4月8日到4月14日 新西兰Nelson的色彩

4月9日 Nelson 湖国家公园的面粉

到达新西兰的南岛,很快就发现与北岛的不同。由于这里比北岛的气温低,秋天的痕迹就更浓重一些。甚至,在我们到达的第二天晚上,山顶下雪了。记得John充满诗意的说:“冬天在敲门了。”

cimg7832从Nelson市区到Nelson湖国家公园的路上,会经过一大片浅滩,涨潮的时候非常美丽。退潮之后就完全变了样。

cimg7836

Nelson湖国家公园里有很多徒步路线。

cimg7884

我们选了环岛的路,很短,但风景很好。

cimg7859

由于刚下过雪,很冷。临湖的地方风很大。

cimg7878

钻进挡风的密林里,就温暖很多。

cimg7882

色彩鲜艳的蘑菇。

cimg7904

在林中空地上吃午餐,一只小鸟来觅食,小巧可爱。它的名字叫Robin。

cimg7887

新雪,到了中午很快就化掉。就像面粉撒遍山头。:p

答小烧一:“经济危机”不会那么容易过去,更多危机正在到来

无法忽视的真相DVD封面
奥斯卡获奖纪录片《无法忽视的真相》DVD封面

好友小烧看到我写的“新西兰人的梦想”之后,留言说“所有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经济问题,要是没有经济危机,你看新西兰人还抵不抵制全球化。”。其中“要不是经济危机”这几个字让我看了最有感触。跟小烧一样,在北京时我总觉得经济危机是一个周期性的事件。跟女性时装一样,每个一二十年就来折腾一次,过几年这次危机就会过去。当人们渐渐放松下来时就会恢复消费,世界经济的齿轮就会重新运转起来。身边做商业的朋友一边收缩盘子准备过紧日子,另一边则在暗暗使劲,希望能够利用这次“洗牌”的机会把自己的摊子做的更大。至于“自力更生”或者“支持本地产业”,在我的印象里与美国的汽车业巨头一边叫苦,一边撺掇人们买“国货”一样,都是打着爱国的招牌卖自己东西罢了。

到了新西兰之后,我才慢慢了解到情况并非如此简单。其实全球性经济危机仅仅是一个规模更大的“三重危机”的一部分而已。另外两个危机分别是:全球性气候变暖,以及“巅峰石油”引发的能源危机。虽然在国内时这些名词多少有些耳闻,倒是直到最近我才对这三者算是有了一个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

全球性气候变暖在国内时长长跟“节能减排”放在一起提,给人感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就是节水省电罢了。但是令我惊讶的是气候变暖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严重地步,中国08年的异常天气状况,年初的暴雪灾害,年中的北部干旱南部洪涝频发其实都是气候变暖的后果。去年摧毁奥尔良的Catrina飓风,一开始仅仅是热带气旋,但由于气候变暖,在经过墨西哥湾时吸取大量能量,从温顺的猫眯突然变成杀人恶魔,摧毁了整个城市。美国的戈尔制作的纪录片《无法忽视的真相(An inconvinient truth)》把迫切性描述的非常清楚。气候变暖同时意味着现有的经济发展模式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二氧化碳排放量”将会跟水费、电费、煤气费一样作为生活成本计算,汽车飞机等高排放量交通工具的使用价格也会随之大幅度升高。以“集中制造,渠道分销”为基础的规模经济不可避免的将面临物流成本急剧升高而带来的巨大挑战。

巅峰石油:储备、发掘与消耗对比
巅峰石油:储备、发掘与消耗对比

巅峰石油”的大概意思是石油作为现代人类社会的基础性原料,不仅让人类获得了“超自然”的速度,更提供了很大一部分生活必需品的基本原料。从垃圾带到隐形眼睛,从塑料椅到化纤面料,无不需要从石油中获取原料。但是地球上的石油产量一旦越过“供大约求”的巅峰,也就是说人类可以发掘的石油总量低于消耗量的那一天,人类可以获取的石油总量就会开始每年递减。什么时候人类用尽最后一滴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到达巅峰的那一天。因为从那一天起,一场生存竞争的倒计时就开始了。美国新一届总统奥巴马的“清洁能源战略”和中国的“西气东调”都在尝试解决能源问题。同时科研人员希望以纳米技术为突破口,“人工制作”出原来可以从石油中提取的原料,从而实现一个平稳的“软着陆”。但是由于制造这些人工原料同时需要更多的能源,所以这真是个令人头晕的连环陷阱。

让难度再上一个台阶的是人类社会必须同时解决这三个问题,因为只解决其中的一个会必然加重另两个的危机程度。美国国会资助的Hirsh报告就是很好的例子。Hirsch一方面完全认可巅峰石油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的巨大挑战,一方面却忽视了能源与全球变暖之间的联系。他的解决方案是美国应该花一万亿美元研发“煤转油”,“从矿砂中提取石油”等替代开采方法。这样虽然有可能解决了能源危机,但是二氧化碳排放仍然会持续增加,这样的后果只能是将地球温度更快的升高到灾难性的那一点。

其实上面这三个危机都起源于人类不计后果的短期商业行为。次级贷危机的源头说简单了就是一个并不具备偿还能力的个人不交20%的底金就可以贷到现金;银行方面从事房贷的操盘手再把这些有问题的贷款打包转手给下家,最后几经转手卖给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冰岛银行。每个人都击鼓传花一般把灾难转嫁给别人。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像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喷气式飞机、汽车、”现代化“的生活方式都需要释放巨量的二氧化碳,但是人们不必为后果买单,所以大家就你挣我抢肆无忌惮的排放,直到气候变暖导致全球性干旱与洪涝频发。类似的,我们只需要支付石油这种不可再生自然资源的开采费用,而不必考虑石油一旦用完,潜在替代能源的研发和制造花费。仔细想起来,人类社会就像一个16岁的富家子弟,尽力挥霍家中的资产,完全不必顾及汗滴禾下土的艰辛以及家境中落后的世态炎凉。

所以在人类社会还没有找到好的预防“全球性近视眼”这个问题的解药之前,新西兰人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倒不失是一种可接受的“和谐”的解决方案。Power Down,给横冲直撞的经济发展火车减减速,在危机爆发之前留给自己更多时间去找出解决方案,帮助人类这个年轻人成熟起来,我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

4月7日 从惠灵顿到Nelson

告别Talulla,告别Brain,告别从小就无法忍受告别而泪流满面的Jane,我们踏上旅途,结束新西兰北岛的旅行,向南岛进发。

我是有一点点吃惊的:一直以为西方人是不会轻易落泪的;也吃惊于自己面对眼泪的不知所措和不为所动。那个感情丰盈、敏感的姑娘去哪里了?什么时候,我就挥一挥衣袖,也同她告别了呢?

cimg7809
清晨,渡口上排队的车辆寥寥无几。我们昨天在网上订好了一辆车两个人共220新西兰元的船票。向工作人员出示了手机短信确认码,我们很顺利就上了船。感谢昨天晚上10点多,Brain担心我们走错路误了渡船,先带大野狼开车预习了一遍。

船有10层。下面放车辆,上面几层除了乘客舱,还有游戏室、餐厅和咖啡厅。从北岛的惠灵顿到南岛的皮克顿有3个小时的航行。

cimg7817

我们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安顿下来,拿出Brain和Jane为我们准备的一大包食品,一边看书,一边吃东西,还能不时的欣赏一下窗外寂寥的海面。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奔波、游历、劳动、做计划……这一刻,难得的悠闲安定。cimg7828
大船驶离港口,加快航行。我爬上甲板,风好大呀!不抓着栏杆根本无法前进。松开手,风就推着我一步步后退,一直压到船尾的栏杆上。但当我们问船员,今天是不是风浪很大的时候,他笑笑说:这算是风平浪静的了。难怪Brain告诫我们,颠簸的时候,只有一个劲儿往上层走,才有可能避免吐的一塌糊涂。

三个小时的悠闲时光很快过去。下到底层。发动汽车,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一辆辆车有序的驶离船舱,驶向门外阳光灿烂的南岛,皮克顿。

还来不及感受南岛的风光,一场倾盆大雨不期而至。狂风吹的车身左右摇晃。雨刷开到最大,也无法抵抗瓢泼大雨的威力,前路一片茫然。我们徒劳无益的在风雨中挣扎,看不到拐弯,看不清道路,又找不到停车的地方。两个毫无经验的人就这样提心吊胆的在雨中煎熬。这是南岛给我们的见面礼,也是我们第一次在狂风暴雨中开车。

终于,路边出现了停车休息的标识,开进去,我们的汽车就成了我们小小的避风港。一个小时后,雨小了很多,能见度好转。想到离今天的目的地Nelson还有不少曲折的山路,不敢过多停留,我们又上路了。

风雨越来越小,道路越来越清晰。一直爬坡的我们就快到达山顶,一览众山小。看着小雨中清新的山脉,我的心情渐渐轻松起来。

突然,野狼问我,是不是下雾了?只见滚滚浓雾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刚刚清楚的道路转瞬间就消失在迷雾里,而这时,我们正越过山顶,开始曲折陡峭的盘旋而下!刚出虎口,又入狼窝。没办法停车,又一次在茫然中摸索、担心、焦虑。

好在大雾很快散去,那些急弯一个个清晰地展现在眼前。南岛,终于接纳了我们。

4月1日至4月6日 惠灵顿

市区游荡

cimg7800

今天的感觉是:疲惫、孤单。我知道这是正常的,是旅行的一部分。拥挤的街道、行色匆匆的人们、繁华喧闹的都市都时时刻刻提醒我:这里不是家。无法得到放松的心情,也就无从去体会。一个人要融入大自然是多么的容易,就像一滴水回归大海。可是要融入一群人、一个城市、一种文明,要经过怎样的历练呢?

Continue reading 4月1日至4月6日 惠灵顿

3月30日汤加里罗徒步第三天

按照计划,今天只有3个小时的路程到达下一个Hut,加上昨天体力消耗大,所以没有上闹钟,决定睡到自然醒。迷迷糊糊中,突然听到有人喊:“日出了!”

一直迷恋日出的壮美,这次不容再错过。抓起衣服就往外跑。

cimg76741

Ngaupuhoe山的顶端已经沐浴在日出的红色光芒里。碗口一样的火山口愈发清楚。

cimg76911

太阳跃出山峦,跳进大野狼的手心里。:)

cimg77101

更多的部分沐浴在阳光里,温暖、宁静。日出,孕育着祥和的力量。

cimg77501

木屋前的桌椅,一片苍茫中的点点人迹。

cimg77541

这是今天典型的地貌。多风、曝晒、干旱。想到今天还要在木屋里将就一晚,浑身汗臭不能洗澡,我和大野狼不约而同的想到:干脆赶赶路,把明天的路也走了,今天晚上就赶回“大本营”。

cimg77551

这意味着我们今天要走8个半小时,漫长的一天。但沐浴在热气腾腾的淋浴下面是那么的令人向往,我们都加紧了脚步。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这么一点小小的舒适也能带来那么大的鼓舞。

cimg77751
路程过半,景致渐渐切换,森林、溪流取代了荒漠。

cimg77731

溪水清澈见底,新鲜、明亮。

cimg77811

下午5点,走出森林,但“大本营”还遥遥不可望。我们已经筋疲力竭,实在不想再走下去。大野狼说:“怎么走出墨脱徒步最后一天的感觉了?”

疲劳、饥饿,我们最后一段路的话题,全部集中在各种美食上:火锅、羊肉泡、牛肉面…… 真是一种煎熬,千万里之外的这些中国美食太遥远了~

晚上6点半,终于回到“大本营”。直到坐在餐厅里,我仍然在想:到了吗?

饥肠辘辘的我们犒劳了自己一顿:花了50纽币吃了一顿大餐:一份鲜鱼、一份羊排,加上面包和调味的水果、蔬菜。这是到新西兰后吃得最贵的一顿饭。

cimg7980

吃饱喝足,回到三天前住宿的地方。期待中的热水澡真是完美的享受。只是,工作人员早已下班,我们也没有预定住宿。还好,我们的车是旅行车,后排座位放平后就是双人床。这一晚,连住宿钱都节省了。

4月11号:下一步旅行计划

塔思曼国家公园以依山傍海的徒步路线以及洁净清澈的海水著称
塔思曼国家公园以依山傍海的徒步路线以及洁净清澈的海水著称

今天是轻松的一天。早晨跟微风一起去了跳蚤市场,中午在尼尔森的游客中心咨询周围的徒步路线,制定下一步旅行计划:

 

  • 4月14日:开车从尼尔森到塔思曼国家公园(Abel Tasman National Park)南面的小镇落脚。塔思曼国家公园是新西兰六个最著名的公园之一,露营地和小屋的票往往要提前很久预定。现在即使是淡季,最近5天的也早已被订光。
  • 4月15日至4月16日:在塔思曼徒步。从南向北穿越,到达北端后乘坐水上巴士回到停车地点,开车到Takaka(塔卡卡)住下。
  • 4月17日至4月21日:在塔卡卡附近,新西兰人成为黄金海岸的Golden Bay四处开车转转。原来和微风希望能在19号左右去同为六大之一的希菲国家公园(Heaphy National Park)徒步,哪知只能预定上22号的,只能等着。
  • 4月22日至4月25日:在希菲徒步。从东北角向西南角穿越,每天路两边的景致据说完全不同。25号到达终点后恐怕还要做公交车回到塔卡卡。由于希菲徒步路线是单向的,出口距离入口开车将近300公里山路,所以恐怕26号才能到达塔卡卡。
  • 4月26日到27日:从塔卡卡到,准备卖车,预订返程机票。从基督城开车回奥克兰,连油钱代船票,大约要350纽币。所以如果能在基督城把车买了,就可以剩下两天的路费和路上的奔波。要是卖不掉的话,就只好再开回去了。
  • 5月3日:从基督城飞回奥克兰,
  • 5月5日:从奥克兰飞澳大利亚的悉尼,开始澳大利亚端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