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宇鹏来信:考雅思的建议和对于移民正确的时间预期

Karitane的日出
周日早晨起了大早,跟微风开车,去离家15公里的Karitane拍摄的日出

yupeng,

你的来信里提到了很多有共性的问题,我在博客上作答,希望能够对其他人也有些帮助,希望你不介意。

西方社会的很多思维方式和表达方法都跟国内不同,如果不了解这些的话,过来以后就可能不小心冒犯了别人。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在辩论时要先肯定对方的观点,然后再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而不是上来直接反对。来新西兰后,我发现有些大陆过来的朋友就不了解这个规则,说话的风格颇有鲁迅文字中那种“匕首”的味道,让在座的其他人如坐针毡。

从考雅思开始准备出国是个好主意。国内的教育一直重视训练接收信息,而对于表达自己的练习并不多。所以咱们中国人考雅思,阅读和听力问题一般不大,比较头痛的往往是写作和口语。可是一旦走出国门,这两项技能恰好又是最重要的。我的建议是别把考雅思当作负担,而是静下心来通过写作和口语训练自己的表达能力,了解英语文化中的沟通方式。

你还说起微薄的工资和北京不断升高的房价。言语中有不少对于现实生活的焦虑和对于追求自己理想生活的渴望。回想我们当初的经历,与你何其相似。我们是2000年毕业后留在北京的。慢慢的,身边的朋友和同事都攒钱买了房,而我们一直到处租住。我们是工作6年后结的婚。与别人不同,我们攒下来的钱没有用来交首付,而是去瑞士度了蜜月。就是从那里回来后,我们才真正开始认真考虑出国生活的。

跟你们一样,每次跟父母打电话,他们也是旁敲侧击的暗示要我们快点生孩子。可是我们总觉得不愿意就那么安定下来,总还希望能够跳出那种生活。移民,换一种文化环境生活,就像电子跃迁到新的轨道一样,总要花上极大的能量;但是一旦到达了新的高度,继续维持就会比较轻松。从萌发出国的的念头到拿到新西兰的长期居住签证,我们花了7年的时间。我看到你说如果两年以内出不来,就一起都完了的时候,我想你也许需要一个更现实的心理预期。这个过程恐怕会比你想像的要慢,但是当你一路走过来后回首时,你心里一定对会自己的付出感到庆幸的。

祝你顺利。

野狼

家有果树的是好人家

周六看《非诚勿扰》新西兰专场的最后一集,其中一个在新西兰长大的男嘉宾反驳时很着急地说“我种花,家里还有好几颗果树,怎么能说我没有情趣呢?“。 我当时就乐了,心说这句话恐怕也只有在新西兰生活过的人才能懂。 就为这句,我周日早晨醒过来还忍不住的笑。 现场的主持人和观众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可是好人家的孩子。

国内正在进行的是城镇化,也就是把大批农村人口迁移到城市里去。农业在今天的中国,是个被瞧不起的行业。种地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差事,家里有果树,至多也就是个老农搞“副业”而已,怎么能跟“情趣”联系起来呢?

新西兰是发达国家里唯一一个农业国。虽然新西兰人希拉里是第一个登上珠峰的人,而这里雪山大湖众多,但是要是论国人第一大爱好,还要数园艺(Gardening)。这园艺基本就是种花,种菜以及种果树。

这三者之中,又尤其以种果树最为主人喜爱。要种好一颗果树,得花好多心思。从选地址,调整土壤的成分,到播下种子,小心呵护树苗长大,到最后的嫁接和收获,最短也得花上7、8年的时间。要不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家,哪里会舍得花这么多时间。想吃水果直接去超市买就是了。

在这里买房子的时候,谁家要是有几棵果树,不仅房屋本身增值很多,而且潜在买家还会由此对房子产生很好的第一印象,也会喜欢跟这样的主人打交道。一个小社区,要是说有果树,自然而然的就会觉得这个社区的人们互相很友好和睦。

空说无凭,我搜了两则卖房广告来证明一下。 第一篇广告的原文以及照片可以在这里看到

Only a short drive to the city centre, stadium and university makes this home one to keep on the list. Sitting on a large private corner section, complete with fruit trees and natives with access from 2 streets is this wonderful 3 bedroom home with spectacular harbour views.

第一句里面就说房子的位置好,离大学和市中心都近。第二句紧跟就说自己地方大,并且有果树和新西兰本地树;接着才是介绍房子有三个卧室以及有海景。这果树排在海景之前,你说算不算有情趣?

再看看这家

The garden boasts two pear and two apple trees that produce enough fruit for the entire neighborhood.

家里有两棵苹果树和两棵梨树,每年产出来的果子够所有邻居们吃的。看到这里,是不是脑海里可以浮现在秋日天高云淡的日子里收获的场景?

如鱼在水,冷暖自知 — 聊聊新西兰移民

常收到询问新西兰移民的的邮件,野狼在这里统一作答,希望能有所帮助。

代一个朋友向你咨询一点技术移民的事:
1 新西兰怎么样?
2 那里的工作好找吗?她在IT业的
3 你们是DIY移民的吗?准备的时间长吗?申请下来所需时间长吗?有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吗?

我先从最具体、确定性最强的移民开始回答。 我和微风现在拿的是工作签证。工作签证的有效期一般是1-3年,还是中国护照。可以享受新西兰的意外保险。也就是说任何人只要在新西兰的国土上发生意外,新西兰都会有机构保证医疗和食宿。但是工作签证无法享受例如全民医保,零首付房贷等优惠政策。 我们已经开始申请“绿卡”,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年应该就可以拿到。 “绿卡”是美国流行的说法,在新西兰这儿叫PR,也就是“永久居留证”。一旦获得这个身份,就可无限制进出新西兰。但是仍然是中国护照。获得PR满5年后可转新西兰公民,拿新西兰护照,出门旅行在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落地签。

申请绿卡的程序叫Skilled Migrant,对做IT的有特别加分。大概步骤是先在网上提交申请,如果分够的话,2周内移民局就会发邀请函,可以开始提交资料了,一般1-3个月就有确定答复。如果一切顺利,从开始填表到双脚踏上新西兰的土地,也就是小半年的时间。 与美国5年才能拿到绿卡相比,新西兰应该算是对中国大陆公民来说移民最方便的国家了。我们两个没有找中介,移民局网站上都有清楚的步骤和所有表格,一项项的填就是了。国内新西兰移民局的工作人员也是有问必答的。所以我觉得除非钱多或者时间少,否则自己办一点儿也不难。

现在聊聊找工作。 与别的工作相比,做IT的工作机会应该是最充沛的。 申请绿卡的时候并不需要有新西兰的工作合同,来了以后有一整年的时间可以找工作。 各个城市的工作机会很不同,首都威灵顿和最大城市奥克兰的工作机会最多。 而南岛的基督城由于最近的震后重建,技术人员缺口也非常大。 达尼丁这个小城市的工作机会不是特别多。在国内只要访问新西兰最大的招聘网站seek.co.nz,就可以看到各个城市招聘的职位和要求。

现在说说“新西兰怎么样”。 这是一个开放性极大的问题,估计可以写好几本书。我在这里可以分享一下我们自己的感觉。 对中国开放移民的国家现在只有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我们这小小的新西兰。 我和微风没有去过加拿大,没法子比较;但我们在美国和澳大利亚都生活过不算短的时间,所以或多或少还是有不少心得。

101高速上奔腾不息的车流

美国国力强盛、科技发达。对于做IT的,硅谷更是做软件的“麦加”圣地。每天晚上睡觉前看着窗外101高速上那奔腾不息的红白色车流,就有说不出的激动。硅谷跳动着新科技的脉搏,这句话一点没有吹嘘的成分。美国的东西也很便宜,与新西兰比选择极大丰富,日用品和油钱也经常要便宜30%甚至50%。 我们之所以不选择移民美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的文化充满钱的味道。消费主义大行其道,仿佛这世界上永远都有用不完的石油,吃不完的食物,甚至连耶鲁校园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晚上从来不关灯的。在这点上美国或多或少让我想到国内那些新发富的商人们,这里满是兴奋,缺得却是那种能让我们觉得放松的过日子的感觉。

澳洲印度籍学生游行

澳大利亚的经济、就业率和工作机会应该是这三个国家里最好的,每年都有0.5%的新西兰公民跨过塔斯曼海,去澳大利亚找工作。在过去的30年里,澳洲的高科技和资源性经济两条腿走路,基本没有犯太大的错误。现在澳元已经比美元要贵了。在我们1年的周游世界过程中,开车行使在西澳那广袤的红色土地上,在大堡礁潜水,都是我们常常回忆的美好时刻。悉尼和墨尔本两个城市的华人非常多,买国内的生活品或者去吃顿正经的川味火锅都非常方便。澳洲比较大的问题是飘移不定的移民政策以及令人担忧的种族隔阂。澳洲的两党制竞选往往最终演变为对于其中”骑墙的1%“的选票的争夺。而这一小部分人”很不幸“的认为新移民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因此在最近的3、4年里,澳洲移民的政策越来越紧,其中对于英语能力的要求之高,连野狼的雅思成绩也不够了。再者,澳洲由于此前10年的过于宽松的移民政策,没有认真关注不同种族的融合,所以最近频出印度或者中国留学生被刺伤的事件。我和微风在西澳时还听到有中国老年人被从有轨电车推下轧死的惨剧。我们在澳洲有很多朋友,他们所有人都对这种种族冲突表示愤慨,但是从最近几年的趋势看,大形式并不乐观。

离家2小时车程的亚利桑德拉镇

新西兰的前两大出口产品分别是肉类和奶制品,基本就是一个农业国家。整个国家的文化是基本就是苏格兰人那种办事认真、严谨的风格。老百姓对于科技的态度一般来说都算不上积极主动。由于经济体量小,新西兰绝大多数经济和国际政策基本就是挂靠在澳大利亚上。新西兰恐怕是这世界上最孤单的国家,离的最近的就是澳洲,大约有从北京到广州那么远得距离;其次近的就是寒冷的南极,大约有从广州到胡志明市那么远。 由于如此的隔绝,新西兰绝大多数人都在30岁以前都已经出去看过外面的世界,人与人之间也多一分友好。在很多方面,我们今天生活的小城达尼丁很像80年代初我记忆中的中国城市。此外,新西兰一直有非常优秀的移民辅助体系,每个新移民都有专人提供免费帮助,帮助融入这个社会。绝大多数城市周边都有很好的徒步路线,由于国土面积小,美国西部10多个国家公园的景致,在南岛转一圈应该都能见到。(Zion和Bryce Canyon的景致特殊,要看还是得去亚利桑那或者犹他才行。)此外,在生活成本角度,在达尼丁,房价一般是一个家庭3-5年的收入总和,路上人少车少,基本没有堵车。 奥克兰和威灵顿是”大城市“,房价更高,交通也更拥挤一些。

对我们来说,经济没有生活舒适来的重要,都市的繁华与便利也比不上大自然的吸引,所以新西兰是我们的最佳选择。但是我完全可以想象对于一个在上海外滩边那些高楼里的一些朋友们,新西兰几乎平淡出鸟来了。所以要想回答“新西兰怎么样”,唯一的方法就是去申请一个旅行签证,来这里亲身感受一下。

2011:收获的一年

自从上一篇博客发表以来,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春节时收到好友华宇的拜年邮件,其中一部分内容是这样:

在你们的网站上看到trunk.ly被Delicious收购了,恭喜你们,艰难的日子过去了!!未来的生活如何打算?还在新西兰生活吗?还是去美国生活了,还会继续创业吗?

这些是每个关心我们的朋友都会有的问题,希望这篇博客可以给大家一个比较清楚的交待。很多在5,6年前就撒下的种子,终于在这一年里结出丰硕的果实。

在Te Anau的意大利餐厅庆祝2012新年

首先是野狼的公司被收购。野狼为此还上了新西兰类似新闻联播的节目。达尼丁的报纸也登了专访,被台湾面馆的老板高兴的剪下来,贴在饮水机边的墙上。一时间原来那个总是行色匆匆的中国学生成了”公众人物“,连房东都打电话来庆祝。幸亏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慢慢把这事儿给忘了,我们的生活才总算又回到了平静的状态。而野狼也通过亲历这些采访,对新闻界有了更直接的体会。以后看到报纸杂志上那些成功故事,就要想想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是记者自己希望听到的,还要猜测有多少没有被发表的趣闻。收购的钱和工资一下子就解决了我们的财务难题。好几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一直就靠着微风一个人的收入生活,现在总算拜托了这个窘迫的状态。两个人同时挣钱就是好,每个月把省下来的钱存到银行里,心里就有说不出来的踏实。

其次就是我们总算可以在新西兰的定居了。由于工作认真负责,微风现在的雇主破例给她提供了一份符合移民局要求的工作合同,加上野狼同学也”混到“了一份IT本科文凭,我们非常顺利的就得到了工作签证。移民申请也启动了,等到5月份把资料提交上去,说不定年中就可以拿到新西兰的”绿卡“。 ”流浪呀,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我们两儿在这个国家住3个月,在下一个住半年的漂泊状态总算要结束了。我们最近也开始在达尼丁四处看房子,希望能够买下一个属于自己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能够在这里开始我们的生活,生一堆宝宝,看着他们一点点长大,陪着对方慢慢的变老。我们原来以为自己会喜欢住在远离人群的地方。慢慢才发现,其实我们喜欢的房子是那种交通便利,有自己花园和隐私的砖房。找房子的过程其实就在找自己,在选择面前才能更清楚的知道什么是对我们重要的,什么其实是可以放弃的。

仍然是新年假期去Milford国家公园玩儿,恰逢日落时路过这里。

至于野狼的工作状态,虽然收购的公司在美国,但是野狼得以仍然住在新西兰。只要每6-8周花2周在硅谷上班就可以。这样的安排虽然或多或少有些不便,总是飞来飞去的也蛮辛苦,但是既能够“享受”到新西兰生活的便利和闲适,又能参与到硅谷富有挑战和激情的工作中,野狼已经很满足了。我们想过两天“太平日子”,加上现在的工作仍然有创业的压力和节奏,所以短期内野狼不打算再创业了。如果人的一生有80年,我们已经快用了一半了,我们都希望能够有时间好好想想,未来的10-20年到底有什么样的生活方式适合我们。

龙应台的《目送》

今天在市立图书馆借到一本繁体竖排版的《目送》。中午吃完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泡上一杯家乡的绿茶,打算念给微风听。结果第一篇小短文《目送》还没有念完,我们都哭了。不是悲伤的哭,而是那种中国式的幸福的哭。 为生活中那些无奈的离别,为父子母女一场最终却要分开而感伤。
在海外生活时间长了,原本坚硬的心慢慢重新变得柔软。一篇小小的短文,竟然牵动了脑海里不知多少过往生活的细节。想到上大学去时在火车站跟父母们的告别,想到朱自清笔下的父亲,想到9岁那年在老家火车站上回头的一瞥。

龙应台朗诵的《目送》录音

此时此刻

窗外的大风,
使劲吹着秋天的落叶;

房子里的暖气已经打开,
数字显示24度。

头顶的天窗已经打开,
蓝天衬托下,
大片的云争相奔向大海。

微风正在厨房做三明治,
奶酪,火腿和蔬菜。
野狼刚刚写完邮件,
准备打包,
好赶上11:55的班车;

香肠刚刚起床,
正在餐桌前,
一如既往的翻看当日报纸。

毛笔在房间里收不到无线信号,
只好趴在客厅的台球桌上,
继续写着他的小说。

张学友一早晨都没出现,
不知道是否去了语言学校,
也可能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苦练,
盼望着有一天能回到香港,
在舞台上放声歌唱。

野狼11年元宵节有感诗一首

南极夏日的夕阳,
晚上8:30,
仍然在达尼丁湾上歌唱。

一阵白云,
气喘吁吁的爬上远处的山梁。

屋前的圆形衣架,
在大风中一圈圈跳着华尔兹。

而屋旁的老树,
正在窗棂的影子里晒衣裳。

味蕾在哭泣,
胃也沉着脸,
不停的咕咕囔囔。

口水内向又紧张,
因为大家选他来问我:

明明是元宵节,
为何又要吃烤肠?

布莱顿海滩的日落

在墨尔本工作已经三天了,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在北京打拼的日子,每天急急忙忙去赶城铁,写不完的代码,为新“降生”的公司不停的担忧,不断的催促自己快些再快些。过去八个月里悠闲轻松的生活仿佛已经是发生在一个“平行宇宙”中的事儿了。

昨晚在布莱顿海滩看日落,一下子又把我们拉回到“向往”的生活中了。

昨天墨尔本的气温急升至36度,晚饭后跟房东一家去离家10分钟车程的布莱顿海滩遛狗加乘凉。海滩上的遛狗区域并不大,沙子里颇有不少被踩碎的贝壳,以及退潮时留在岸上的带毒水母,论景色实在比不上我们在这次旅行中见到的那些海岸。但当我们坐在沙滩上,吹着湿润凉爽的海风,看着远处市中心的灯火将水面染成五颜六色,一轮鲜红的太阳在一片风帆中缓缓沉入水中,还有天上的云彩在朝向海面的方向被绣上紫金色的花边,周游世界时轻松愉快,心中没有任何负担的感觉又回来了。仿佛心灵是一间门窗紧闭的黑屋子,里面只亮着一盏台灯;突然间窗户大开,屋外的良辰美景一下子涌进。紧张急切的台灯下的心情也一下舒畅了很多。

我想这就是旅行的真正价值。旅行不在于到过多少名山大川,也不在于是否享遍天下美食,旅行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能切身的感受一种与自己习惯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正是以为这样,当旅行结束,生活又回到原来轨道时,自己能记得停下来,用一种全新的眼光去打量自己正在经历的一切,能时常给自己提个醒,能忙中有闲、享受工作和生活。